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青青河边草 > 青青河边草分节阅读3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青青河边草》 青青河边草分节阅读3

    />

    学校放寒假了。连日来青青帮着世纬收拾行装。一件件衣服叠进箱子里一缕缕愁怀也都叠进箱子里。傅家两老和小草都知道世纬终于要回去了。以前小草总是哭着不许大哥走但她现在有了漱兰全心都在漱兰身上。这样也好可以减轻她的离愁。对于世纬的离去她只是不住口的说:

    “你要誓过完年就回来好不好?你如果不回来青青该怎么办?学校该怎么办?”

    “我跟你誓”世纬郑重的说:“我一定回来!过完年就回来!别说青青和学校就是你和你娘傅家每个人绍谦和石榴……这所有所有的人都牵引着我的心!我一定会回来!”华又琳见归期在即显得十分兴奋。她自始至终都是莫测高深的。她参与了傅家许多故事也和傅家每个人都做了朋友她最喜欢的人却是月娘。她对世纬说:

    “傅家每个人都有故事只有月娘的故事藏在最底层。想想看这样一个女人!十年间侍候着瞎眼的女主人暗恋着暴躁的男主人最后心甘情愿的做第二房!仍然忠心如一的几乎是满足的效忠着傅家!月娘实在是个奇怪的女人她把中国传统的美德全部吸收然后不落痕迹的一点一滴的释放出来不知不觉的影响着周围的人。……哦我佩服月娘!”世纬注视着她不知道她是不是有“言外之意”。对华又琳他真是轻不得重不得简直不知怎样是好。但是又琳这篇话却使他心有戚戚焉。事实上和华又琳相处日久他就现她的优点越多。美丽大方之外她还有透彻的观察力深刻的领悟力。这样敏感的女子怎会对青青的存在这样淡然处之?简直是不可解!

    “又琳”他忍不住诚挚的开了口:“你这么纤细这么聪明又这么解人……你对我一定了解了很多很多。这些日子来我们卷在傅家的故事里几乎没有时间面对自己的故事。现在我们要回到北京要面对双方的父母你心里到底有什么打算呢?”“你呢?”她反问灼灼逼人的盯着他:“你又有什么打算呢?”“我……”他欲言又止。“我真的是好为难!”

    “你为难因为你想逃掉我这门亲却又怕伤了我的自尊违背了你的爹娘?”她率直的问了出来立刻她就笑了。“何世纬你知道你这个人的问题出在那里你连独善其身的本领都没有你却想兼善天下!你不想伤害任何人却往往伤了每个人!你要顾全大局却会顾此失彼!小心小心何世纬你一个处置不当就会变成孤家寡人哟!”

    世纬怔了怔。“你的意思是……”他很糊涂弄不清楚状况。

    “我的意思是……”她很快的打断他:“现在说任何话都太早我们要结伴回北京这漫长的旅途我不想跟你弄成红眉毛绿眼睛的!你放心我绝不是纠缠不清的人但是我华又琳要的东西我也不会轻易放掉!至于你是不是我要的还尚待考验呢!总之我们的婚事不妨到北京再说!”

    这次谈话就这样结束了。世纬现他拿所有的人都有办法就是拿华又琳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天已是岁尽冬残天气好冷。小草和朱嫂一边一个扶着漱兰去花园里晒太阳。这天的漱兰精神很好眼睛骨碌碌的东转西转对周围的事物显得十分好奇。

    “娘你累不累要不要坐下来歇会儿?”小草问。

    漱兰低头看着小草这些日子来她已习惯了小草。她的神志仍然飘荡在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里但她熟悉了小草的声音小草的笑容小草温暖的拥抱和小草的热情。她低头看着她。一阵风过小草额前的刘海飘拂着她伸手去抚摸那刘海这一抚摸就现小草额前被撞伤的疤痕。她急忙蹲下身子对那早已愈合的疤痕拚命吹气用手拚命去揉着:“怎么受伤了?”她问:“痛不痛?痛不痛?我给你吹吹吹吹就不痛了!”小草太感动了热泪全往心里涌去。

    “外婆!”她激动的喊:“娘她会心疼我了地!”

    朱嫂看着她们两个深深为之动容。

    漱兰吹完了站起身子忽然又解下自己的围巾给小草围在头上她围了个乱七八糟差点把小草窒息了小草却站着动也不敢动。“风吹头会受凉的!”她说:“围巾给你!把头包起来!不要受凉了!”小草把围巾拉下去一点露出嘴来又喜悦的喊:

    “外婆!娘她会照顾我了□!”

    “手套手套!”漱兰扯着自己的手套。“手套也给你!来!戴手套……”小草握住了漱兰忙乱的手抬起头来她满眼闪着光彩注视着漱兰用充满渴盼的声音问:

    “娘你这么疼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呢?”

    漱兰羞涩的笑了笑。“你是小草……”她慢吞吞的说。

    小草一颗心提到了喉咙口眼睛瞪得好大好大。朱嫂用手一把蒙住嘴几乎哭出声音来。孰料漱兰却继续说了下去:“我也有一个小草。只有这么大!”她比了比大小就着急的回头看。“小草会不会哭啊?她一个人在房间里怎么办啊?”小草好生失望。眼泪就掉了下来。

    “娘”她悲哀的说:“我要对你说多少次你才能明白我就是你的小草呢?”漱兰见小草哭了就急急的去揉她的手和胳臂:

    “还冷啊?是不是?”她问一急之下把自己的棉袄也脱了下来直往小草身上包过去。“穿棉袄穿了棉袄就不冷了!不哭不哭不哭不哭……”她蹲下身子去给她拭泪手忙脚乱的棉袄也掉到地下去了。

    小草见漱兰这样照顾自己一时间热情奔放无法自已她紧紧的把漱兰一把抱住激动的说:

    “我不冷了!我好暖和好暖和娘!虽然你还是搞不清楚我是谁不知道我就是你真正的女儿可是看到你这样子关心我心疼我我心里面就觉得很温暖很有希望。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认得我的我不急我可以等!娘我们一起等吧!”朱嫂站在一边早已泪痕满面了。此时振廷、静芝、月娘和世纬、青青等一行人从回廊下面走了过来。

    “小草啊”静芝颤声说:“你娘虽然心里还是不清不楚但是她已经接纳你了。你呢?你要多久才能接纳我们两个呢?”小草低下头去默然不语。

    漱兰的注意力被静芝吸引了。见静芝佝偻着背脊颤巍巍的走来她立刻防备的后退了一步。眨了眨眼睛她再看静芝现静芝在寒风中索索抖。她微微的怔了怔就跑了过去拾起地上的棉袄很快的给静芝披上肩头嘴里叽叽咕咕的说:“穿上穿上不能受凉受了凉会咳嗽!赶快穿上!穿上就不会抖了!”静芝整个人愣在那儿震动得无以复加。这是漱兰次对“外界”表现了“温情”。静芝用手紧紧攥着棉袄注视着形容憔悴的漱兰眼中逐渐凝聚了泪。她点点头用充满感性的声音说了三个字:“媳妇儿!”

    这声“媳妇儿”经过了漫长的十余年总算叫对了人。朱嫂被这三个字震动了扶着漱兰她心中翻腾着酸甜苦辣的各种情绪使她完全无法言语。小草仰着头用无比期望的眼神凝视着漱兰。希望这三个字能使她有所醒觉。但是漱兰无反应。带着个痴痴傻傻的笑注视着天空中一只飞去的鸟神思恍惚的说:“鸟、鸟……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原来她在背诵元凯教她念过的诗!振廷站在那儿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在他眼前有四个女人;心力交瘁的朱嫂饱受折磨的静芝神志不清的漱兰和尝尽苦难的小草。他在刹那间就情怀激荡热血沸腾了。他向这四个女人伸出手去哀恳般的喊着:

    “我们是一家人呀!本来该亲亲爱爱的生活在一起享尽人世间的温暖和幸福!是我的固执和偏见我的错误造成这么多的悲哀和伤害这么多的生离和死别!这些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你们呀!朱嫂、静芝、漱兰、小草!请你们原谅我吧!”朱嫂落下泪来。静芝握住了振廷伸出来的手激动的喊了出来:“振廷你受的煎熬不会比我们任何一个人少!我……已经原谅你了!但是小草……她不肯原谅我们啊!”

    小草抬起满是泪痕的脸来情绪激动到了极点张开嘴来她想喊却喊不出声音。世纬和青青站在回廊下此时已忍耐不住世纬冲口而出的说:

    “喊啊!小草!你想喊什么?喊出口来呀!”“是啊!”青青迫切的接了口:“那个跟着我流浪的小草是个好心肠的女孩儿不会这么狠心的!”

    小草回头看着世纬和青青她向他们两个人奔过来求助似的喊:“大哥……”“不要叫我大哥!”世纬把她推了开去。“现在叫得如此亲热说不定有一天心狠下来谁也不认!”

    小草被世纬这样一推拒大受伤害惊慌失措她转向了青青去抓青青的手:“青青!”青青和世纬交换了一个眼光立刻甩掉了小草的手。

    “不要到我身上来找安慰我和你大哥一样在生你的气!”小草急坏了。“你们为什么这么凶嘛?为什么要生我的气嘛?”

    “哦!我已经憋得够久了!”世纬大声说:“打从身世一说穿你不肯认爷爷奶奶那时候我就想骂人了!可是不忍心舍不得而且我相信以你的聪明解事自然会渐渐觉悟谁知道你始终是这个样子怎么能让我不生气?你变得这么残忍这么狠心简直让我对你失望透了!”

    漱兰被世纬的声色俱厉惊动了她瑟缩的往后退非常害怕的说:“娘!我们回家去吧!”她扯着朱嫂的衣袖:“走吧!娘咱们快走!”小草回身抱住了漱兰。“这里就是‘家’了!”她大喊着哭着:“娘你我和外婆都已经有‘家’了!我们再也不走了!”她一抬头对振廷和静芝哀声的喊出来:“爷爷!奶奶!我是爱你们的呀!我虽然不开口喊可我是爱你们的呀!爷爷奶奶啊!”

    振廷冲过去把小草拥入怀里顿时间老泪纵横。

    “孩子啊!”他喊着:“你这一声叫得艰难我们也听得可贵呀!”祖孙五人终于紧拥在一起了。漱兰虽然有些瑟缩但是被小草那样热烈的挽着她也就柔顺的接受了。

    世纬和青青安慰的互视了一眼两人眼里都漾着泪两人也都微笑起来。

    -------------------第二十二章-------------------

    ?终于到了离别的前一晚世纬和青青真有说不完的离愁别绪。9书友整~理提~供青青拿了一个荷包上面绑着红绳子举起来给世纬看。“我给你做了一个荷包我要你贴身戴着就像小草戴着她的荷包一样!”“里面有东西吗?”世纬问。

    “有!”青青打开荷包倒出里面的东西一条金链子一副金耳环一个金手镯还有一张平安符。“这个平安符是我去大明寺为你请来的你随身戴着让神明保佑你平安的去平安的回来!这些饰你记得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曾经拿这些东西向你当当这是我唯一仅有的一些饰那天你不肯当这些东西就一直在我身边!”

    第一次见面!奔驰的马车追来的人群新嫁娘装束的青青叽叽呱呱的小草要当当的饰……一时间旧时往日如在目前。相遇那一天好像还是昨天一样怎么倏忽之间就要离别了呢?世纬真是愁肠百折。

    “青青”他握住青青的手:“这是你全部的家当你不留在身边给我干什么?”“你这一路上又是船又是车中间有一段还要走路……你在立志小学教书没有什么薪水那个华……华又琳身上有没有钱也搞不清楚即使有你也不好用她的。虽然老爷给了你一些盘缠你推三阻四只拿了一半。我想万一你在路上缺钱用岂不是糟糕所以这个给你藏在身上有需要的时候卖了它好应急!”

    世纬又感动又激动。“这万万不可!”“你别‘万万’不可了!”青青急了。“我是‘万万万’要给你的!‘万万万万’要给你的!我在傅家庄有老爷、婆婆、月娘照顾着不缺茶不缺水你出门在外谁来照顾你?”

    “好好好我收我收着!”世纬连忙说:“你不要急!让我贴身放着反正过完年就回来了!让它成为我带走的一件信物。我带走了它必然要带回它!带回它连同我自己一起交还给你!”“你说的!”青青感动至极的喊:“这是你说的!说过的话不能赖也不能忘的!”“不会赖也不会忘!”世纬解开领口的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