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奇恋宝鉴 > 商品社会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奇恋宝鉴》 商品社会

    一

    一张彩色照片。《藏家,最好的》

    照片上有一个女人,背景是碧水湖泊,这个女人大概26、7岁的样子,乌黑的长发一直披到肩膀,鸭蛋脸,弯弯的眉毛,挺直小巧的鼻子,微微张开的小嘴儿,笑着,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十分的白皙,两个高挺,肥硕的臀部微微上翘,大腿修长,一双小脚堪堪一握。

    另一张彩色照片。

    还是那个女人,不过背景换成了室内,而且还多了一个男人,女人全裸着身体,象只母狗似的趴在床上,两个饱满的沉甸甸的向下垂着,两腿分开,屁股高高的撅起,女人闭着眼睛,美丽的弯眉紧皱,小嘴儿张开好象在喊着什么,她的下身穿着一双高级的天鹅绒线的纯白色高弹力连裤丝袜子,不过袜子的裆部已经被破开,隐约可以看见蓬勃生长的一些阴毛,在她的后背上趴着一个50来岁的男人,长相十分的丑陋,粗糙的皮肤,满是脂肪的肚子,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男人那高挺的正在插进。

    近来我添了一个毛病,特别讨厌别人说‘老’这个字,或许到了这个年龄的女人都厌烦这个字眼,我甚至想把‘老师’改成‘少师’,把‘老鼠’改成‘少鼠’。虽然愿望是好的,可时间却冷酷的从指间流逝,索性还是看开点吧,毕竟这个客观的世界不能因为人类美好的愿望而改变什么。

    我合上相册躺在沙发上,窗外十分安静,上午的阳光懒懒的照在我的身上,悠闲,十分的悠闲。我闭上眼睛,渐渐有了些困倦。

    ‘铃……’电话领声响起,我的精神一下子来了,马上从沙发上坐了起来,顺手拿起台桌上的电话。

    “喂?您好。”我礼貌的说。

    “丹丹,是我。”对面传来一个娇媚的女人声音。

    “啊,经理,您好,我正等您的电话呢。”我笑着说。

    “嗯……这次客户对你的表现很满意,我也希望你能继续努力,你的薪水也会随着你的业绩而增长。”女经理说。

    “经理,您放心,我一定会的。”我笑着说。

    “嗯。另外,长海的那个工程你也要抓紧,刘总是咱们的新客户,不过据我所知他的能力很大,我希望你能用心一点。”经理说。

    “哦,我知道了,您放心吧。”我说。

    “你今天下午就过去吧。就这样。”说完,经理挂了电话。

    我放下电话,冷笑了一下,心里说:真能装大瓣蒜呢!这么长时间了,谁不知道谁啊?!我操!就你那点烂事儿,公司里稍微有点姿色的,不论男女,全被这个老妖婆搞上了床,可她也真能装,上了床,比最烂的婊子还烂,下了床,俨然她就是正人君子了,一派女强人的味道。我操!真恶心。

    放下电话,我起身走进了卫生间。

    洗了个澡,觉得浑身轻松了许多,我忽然又想起了曾经和那些男人在一起的时候,心中也有一些期待,不过只是偶尔有那么一点点。

    我戴好黑色的乳罩,穿上一条棕色的紧身连裤袜子,白色的短袖圆领毛衣,茶色的短裙,最后是黑色的半高腰的皮靴。我对自己的这身打扮比较满意,天气也比较适合。

    穿好以后,我一边照着镜子,一边拿起电话,拨通了那个刘总的号码。

    “喂?刘总吗?您好。”我笑着说。

    “你好,请问……”男人似乎没听出我的声音。

    “是我啊,我叫王丹,咱们见过面的,上个星期,在哈德门的星巴克里,您还跟我们经理谈了好一阵呢。”我说。

    “哦,我想起来了,对对,王丹小姐。呵呵,你好。”刘总也笑了。

    “不知道您今天下午有没有时间呢?我想到您那里去。”我说。

    “你来干什么呢?”刘总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嗯……我想跟您谈一谈关于那个工程的事情。”我说。

    电话那边突然静了下来。好一会,刘总又说话了。

    “你?你跟我谈?呵呵,王丹小姐,冒昧的问一句,你够资格吗?”刘总笑着说,虽然是开玩笑的口吻,但我能听得出他仿佛有点生气了。

    还没等我说话,刘总又说话了:“王丹小姐,你知道不知道,现在在长海的这个工程有多少家企业想要?告诉你,至少20家!不但有国内的还有国外的,我希望你能明白一点,王丹小姐,跟我谈判,不是随便哪个阿猫阿狗就可以的,我很忙的!”

    刘总说话很难听了。

    我笑着说:“刘总,您别生气,请您听我说。我不过是一个小角色,说是和您谈工程,其实我就是一个传递消息的人,我们公司自然会有和您同样级别的人来跟您谈。”

    “那又何必呢?本来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何必非要找一个传递消息的人呢?你们公司不是多此一举了?”刘总说。

    “怎么会呢?刘总,我想,我不只可以传递消息,我还可以为您做许多事情呢。”我笑着说。

    “哦?王丹小姐,我很想知道你还能做什么?”刘总仿佛听出一点儿眉目来了。

    “嗯……任何事情,只要您想让我做的,我都能做。打个比方吧,有人白白的送给您一个玩具,您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玩腻了就退掉,不会给您带来任何的麻烦。”我笑着说。

    这次刘总听明白了。

    电话那边又安静下来。好一会儿,刘总才说:“既然贵公司盛情难却,那我就不客气了,你过来吧,现在。”

    其实我已经做好了继续攻坚的准备,没想到这个刘总竟然这么快就同意了,而且这么痛快。

    我也急忙笑着说:“好,我马上就到您那里。”

    路上无话。

    四周十分的安静,我走进刘总的办公室。地面上铺设着厚厚的地毯,走在上面一点声音都没有,100多平米的办公室里装修得十分豪华,在房间的正中央横立着一扇古香古色的檀木屏风,这道屏风将偌大的办公室分为里外两间。就我所知道的,刘总虽然名誉上是这个公司的老总,但真正的老总却是政府,这家公司不过是政府某部门的对外联络处,毕竟是有政府背景的企业,不但是豪华,简直是奢侈。

    我刚一走进办公室,刘总就面带微笑的站起来了。

    我面前的男人大概50多岁,矮矮的个头儿,胖胖的身躯,一看就知道是长年养尊处优的主,虽然上了年纪,可手上的皮肤又白又细,我敢说,这双手,除了摸过女人以外从来没提过20斤以上的东西。

    刘总胖嘟嘟的脸上此时满面笑容。他先是把门关好,然后,拉着我的手说:“王丹小姐,里边请,里边请。”

    我跟着他绕过屏风,这里又是一番布置。

    中间是转角的三张真皮沙发,沙发围绕着一个用树根雕刻成的茶几,茶几上摆设着一整套名贵的景德镇茶具,看上去价格不菲。靠墙是一排书柜,里面放着很多书,这里好象是为老总休息而准备的私人空间。

    我坐在沙发上,刘总紧紧的靠着我坐下,他给我沏了一杯茶放在我的手里,笑着说:“王丹小姐果然是贵公司的人才啊,刚才在电话里我就领教到王丹小姐的口才了。呵呵。”

    我对他一笑,说:“刘总,我哪里算得上是人才啊?我只不过是个打工的而已,要说人才,您刘总才是真正的社会精英呢。”

    刘总开心的笑着说:“哪里,不过拿国家的俸禄,为老百姓做点事情罢了,你比如说这次长海的这个工程吧,可以解决多少老百姓长时间吃水难的问题呢?可以解决多少待业青年的用工问题呢?呵呵,当然了,我们选择也是要考虑到各个方面的嘛,不过贵公司现在已经被我列为重点的考察对象了,呵呵,当然了,还有许多事情还没有谈,不过今天王丹小姐你能来,就已经表现了贵公司的很大诚意了嘛!值得表扬!值得肯定!呵呵。”

    我笑着说:“刘总,您是贵人,您能把我们公司列为重点考察的对象,那是我们的光荣,我们公司一定不会辜负刘总您的好意,我一定会尽力报答您的。”

    刘总的小眼睛眯成一条缝,色迷迷的看着我说:“那我很想知道啊,王丹小姐怎么报答我呢?”

    “哎呀,那还不好办吗?您看这个。”说完,我站了起来,轻轻解开裙扣,茶色短裙一下子就褪了下去,我的下身完全暴露在刘总的面前,虽然还穿着一条连裤袜子,可浪屄早已经清晰可见了,蓬松的屄毛儿形成了黑黑的一片,有好几根已经穿过袜子间的缝隙探了出来。

    刘总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在我的屄上,他显得更加色迷迷了。

    我心想:必须让他就范了,这次的生意绝对不能毁在我这环节上,毕竟丢掉饭碗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抬起一只脚踩在沙发上,把屄送到刘总的眼前,然后有节奏的慢慢扭动起屁股,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一边发浪,一边哼哼着,两只手把毛衣褪了下来,黑色的乳罩更增加了淫荡的气氛,刘总也慢慢的脱去了上衣西服。

    “刘总,别着急,咱们慢慢玩,有的是时间呢,不知道我这么报答您,您还满意吗?”我一边笑着,一边轻轻的对他说。

    “呵呵,盛情难却,盛情难却,满意,满意。”刘总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放在我的裤裆上摸了起来。

    一上手,我就感觉出这个刘总果然是个玩女人的老手了,不但是老手,而且还是高手,隔着一层丝袜子,可他连捏带拍,连抠带捻,三下两下,就把我逗弄得屄中发热,屄水儿直冒,一股股淫欲逐渐泛滥起来。

    只听我浪浪的说道:“哎呦,刘总,您可真是人中的精英啊,就连您玩娘们儿的手段都令我佩服呢。您看看,我现在已然是浑身发浪,一身的浪肉很不舒服呢。”

    说着,我褪掉黑色的乳罩,两个饱满肥白的大跳了出来,我对着刘总故意摇晃着上身,让两个松软的在他面前甩来甩去,笑着说:“刘总,您今天可要好好的玩,别辜负了人家的一片心意呢。”

    此时刘总也来了劲头儿,终于撕掉了那副道貌岸然的伪装,他站了起来,一口咬住我的一个奶头大口大口的吸吮着,两只手也绕到我的屁股上狠狠的捏着屁股上的肥肉,裤裆里的一块顶在我的大腿上,我甚至能感觉到粗壮大的火热。

    “哦,嗯,啊,啊,啊,嗯,嗯,嗯……”我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忙着解开刘总裤子上的皮带,小嘴儿里不停的淫叫着。

    “嗯……王丹……你这张小嘴儿可真会叫……嗯……你的小嘴儿真骚!……骚!”刘总一边来回的吸吮着我的两个奶头儿,一边说。

    “哎呀,瞧您说的……谁的嘴骚啊?……您要是嫌人家嘴骚,您就用大操一操嘛……我的这张小嘴儿可是其乐无穷啊……”我笑着说。

    经过我的一番淫声浪语的逗弄,刘总终于忍不住了,他急忙将我按在他的面前,三下两下扯掉了所有的衣服露出了一根的粗长大来。

    “第一集完,请看第二集”

    二

    刘总胖胖的腹部好象已经怀上了孩子,几根黑色的长毛长在肚脐眼的周围,两条短粗的大腿满是林立的汗毛,两腿之间挺着根,虽然并不是很长,不过硬邦邦的很粗壮,涨满的头儿几乎是直指天花板,我清楚地看到从缝隙中挤出了一丝白色通明的黏液,好象蛋清一样,这至少说明刘总没性病,看来他虽然很好色,可对自己的健康还是蛮关心的,也是啊,这些高高在上的老爷们,又有哪个不惜命呢?

    我跪在刘总的面前,在他的指导下用胳膊紧紧地抱着刘总的屁股,两只小手抓着他屁股上的厚肉,然后低下头张开小嘴儿仔细地吸吮着他的头儿。

    “嗯,嗯,嗯,嗯,哦!……嘶……”刘总好象很开心的样子,他把手放在我的头上,慢慢地抓着我的头发,“真不错!没想到王丹小姐不但能说会道,而且这小嘴儿上的功夫也是如此了得。嘶!哦!……”刘总舒服得又是摇头又是晃脑。

    刘总的头儿火热火热的,又涨又硬,粗大的头儿中散发出一股淫臭味儿,那是男人特有的气味儿,从大的裂缝中可以轻易品尝到那一股股透明的黏液,我尽量张开小嘴儿,极力地吞吐着大,同时两只手不停地捏弄着刘总的屁股,我想,现在刘总可能很爽了吧。

    “哦,紧点儿!紧点儿!哦!”刘总一边叫嚷着,一边有节奏地慢慢摇动着屁股。

    我把胳膊用力收了收,使劲地抱紧刘总的粗腿,伸缩着头,快速地吸吮着他的头儿,越叼越硬,头儿也是越舔越粗。

    “嗯…”刘总玩了一会儿,让我松开了胳膊,他挺着走到茶几旁边为自己斟了一杯香茶,然后走到我的面前,把一只脚踩在沙发上对我说:“来来来,继续,继续,你别闲着。”

    我笑着向前蹭了两步,然后挺直身体张开小嘴儿叼住头儿唆了起来,一边唆了着他的,只听刘总说:“往下舔舔,别只顾得这点地方。”说完,他悠闲的品了一小口茶。

    我急忙吐出头儿,伸出舌头舔起他那两个多毛儿的蛋子,刚玩儿了一会儿,刘总又对我说:“往下,继续,别那么木呆!”

    我又马上继续往下舔去,越过了会阴,我干脆转了个身,慢慢往上舔,刘总看着我的动作,他把手里的茶杯递给我说:“口干了吧?来,喝点水。呵呵。”

    我笑着说:“没事儿。”

    刘总说:“什么没事儿?你那么干,我不爽!”

    我只好拿过茶杯喝了一小口,刘总这才乐了。

    我慢慢地用舌尖舔着他的会阴,刘总催促我说:“继续啊?”

    我又往后面来了一点,刘总又说:“怎么了你?!让你继续!步子迈得大一点嘛!看着你挺机灵的,怎么这么点意思都理解不了?!”

    我面有难色的看看他,说到:“刘总…不是的,不过…咱们还不太熟悉……第一次……就……我……”

    刘总把眼睛一瞪,吼道:“你说什么?!什么第一次,第二次的?告诉你,只要我爽了,你们的买卖就有希望,要是我不高兴,嘿嘿,从今儿往后,在建筑工程这片地儿,就别让我再看见你们公司的名字!”

    听完他的话,我心里一动,心想:“怪不得那个老妖婆跟我说呢,这个姓刘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来头,能力果然很大,我们公司虽然算不上本市的顶尖,也算是小有名气了,他敢说这样的话,别问,来头肯定不小了。”

    想到这里,我急忙换上一副笑脸,说:“哎呀,刘总,看您,我是和您玩笑呢,您是贵人,千万别跟我计较,我最是听您的话了,您让我干什么,咱就干什么。”

    说完,我用手揉弄着刘总的两片屁股,然后使劲的分开,舌尖一绷,从会阴直舔上去,最后停在那个之上,慢慢地舔了起来。

    “哦,哦,哦,哦,哦,哦,哦……”刘总奋力地撅着屁股,接受着我的奉献,他爽得叫了起来。

    我的舌尖一挤一出,一挤一出,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儿,两只手不停地抓着他的屁股,轻推慢捻。

    这就是女人,象工具一样,某些女人为了生存也只能象工具一样活着。

    爽得差不多了,刘总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他看了看我,似乎很欣赏我穿着连裤丝袜子的样子,我笑着说:“只要您高兴,怎么都行。”说完,我低头找到袜子的接缝处把线拉开,用力一撕,好好的一条裤袜子就成了开裆裤了。cang-jia刘总高兴地说:“好!爽快!”

    我躺在地毯上,高腰的小皮靴被刘总脱下来放到一边,他将我的两条大腿扛在肩头,一边摸着,一边把头儿顶在了我的屄门儿上,顺势一用力“滋溜”一下便插了进来。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我一边淫叫着,一边随着刘总的动作晃动着身体,肥硕的屁股在刘总大力的撞击下“啪啪”作响,我只觉得屄里的硬硬的象个木棒,十分的火热,每次都能全力的插进来,而且硬度还仿佛越来越强。

    其实每次这样的情况下,我都不会有什么快感,因为我的工作是让男人产生快感,不过这次好象有点小例外,我也觉得屄里又紧又热,屄水儿长流,只希望这样能操得时间长一点,逐渐的,一种被征服的感觉也产生了。

    “啊!啊!啊!啊!操!操!”我开始大声的淫叫起来。

    刘总看着我逐渐发浪的样子,丑陋的胖脸上也逐渐有了笑容,底下屁股越发的使劲猛操。

    “啪啪啪啪啪啪……”肉肉相碰,发出清脆的声音,虽然还隔着一层袜子,不过这仿佛更加刺激了刘总的。

    刘总玩了一会儿,我们又换了个姿势,这次我和刘总双双侧身躺在地毯上,他在我的后面,一边用猛操,一边用手抓住我的一个捏着,我也按照他的话,自己用手把外侧的一条大腿高高举了起来,半空中只见一只套着棕色丝袜的小脚乱晃,随着丝袜小脚激烈的晃动,刘总也用力的将粗壮的一次次连根送入我的身体里,儿激荡,欢声浪语,饱满的随着我们的动作上下乱摆,屄里水儿越冒越多,越来越滑溜,真是美啊。

    “嗯……”刘总十分舒服的哼了一声,看来他已经得到了的满足,现在就差把存货抛给我了。

    “刘总,您感觉怎么样?”我侧过脸问他。

    刘总的额头上也见了汗了,他点点头说:“很不错,王丹小姐真是女人中的女人,呵呵。”

    “刘总,想来您也是花丛中的老手了,见过玩过的女人肯定不少。”我笑着问。

    “呵呵,那倒是,哎呀,工作嘛,比较忙,时常有一些老百姓找我来办事,没办法啦,这也算是和人民沟通感情嘛。”刘总说。

    我看看刘总的,还是硬邦邦的高挺着,我笑着说:“刘总,我帮您把存货弄出来,也好让您爽。”

    刘总点点头说:“嗯,嗯,不过王丹小姐,以后你可要常到我这里来哦?”

    我笑着说:“那是当然了。”

    为了让刘总尽快射精,我一边摸着刘总的,一边对他说:“刘总,要不我陪您操屁眼儿?可不知道这后面的活儿您来不来?”

    刘总听完,眼睛一亮,笑着说:“哎呀,王丹小姐,没想到看着你斯斯文文的,好象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原来你也喜好这后门的玩意!好!真够浪的!”

    我笑着说:“瞧您说的,玩女人哪有不搞全的?我就是不说,您还不是硬来吗?”

    刘总高兴的笑了。

    我趴在地毯上,把屁股高高的撅起,刘总趴在我的后背上,粗大的头儿顶在屁眼儿上,使劲一用力,头儿顺利的插进屁眼儿里,我只觉得屁眼儿微微有点涨痛,对刘总说:“快插吧,插开了就爽了。”

    刘总急忙再一用力,将整根送进我的屁眼儿里。

    “扑哧,扑哧,扑哧,扑哧……”刘总高兴的操着我的屁眼儿,粗大的一进一出都是全根而入,从头儿里分泌出的丝丝儿直把屁眼儿弄得十分通畅顺滑,大操起来竟也无比的爽快。

    “啊!啊!浪!浪!你太浪了!爽!好紧!紧!紧死了!”刘总一边大声叫着,一边快速的耸动着屁股,粗大的大快速的在我屁眼儿里进出。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我一边着,一边提臀收腹紧缩着屁眼儿,让屁眼儿有节奏的夹紧大。柔嫩的屁眼儿被大头儿无限制的捅开,仿佛象一张小嘴儿似的紧紧的吸吮着刘总的。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肥硕白嫩的屁股被刘总的大腿撞击得肥肉乱颤,屁眼儿周围早已经是一片狼籍了。

    “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浪屄!!屄!浪屄!骚屄!大屄!王丹屄!屄!我给你了!操!!!!”刘总一阵猛烈的大动之后,忽然两手使劲抓住我屁股上的嫩肉用力一分,大猛地连根插入屁眼儿里,力量之猛,好象要把两个粗大的蛋子儿也一起塞进去似的。

    我只觉得屁眼儿里的大深深的插入,突然猛地一涨!再一涨!一股火热火热的热流喷了出来,直喷进屁眼儿的深处,这一烫,直把我烫得骨酥肉麻,浑身再也支持不住,一边颤抖着声浪浪的叫着,一边懒懒的瘫在了地毯上。

    ……

    ……

    之后。

    我和刘总都穿好了衣服,重新坐在茶几旁,一边喝着茶水,一边说着话。

    “刘总,关于长海的那个工程……”我说。

    “嗯,呵呵,这样吧,明天下午,叫你们公司的老总到我这里来一趟,虽然不是正式谈判,不过咱们可以事先接触一下嘛。”刘总说。

    刘总的意思我当然明白,帮他爽,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而已,如果给他的回扣不能让他满意,那一切都是白做。

    我笑着说:“这个没问题,不过刘总您能不能给我个话,我也好回去汇报。”

    刘总想了想,说:“嗯,这样的,现在一共二十几家公司想接手这个工程,能让我看在眼里的只有三四家公司,而私下接触过的,可只有你们一家公司,这下你明白了吧?”

    我高兴地笑着说:“明白,明白了!”

    从刘总那里出来,外面的天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我招手叫了辆出租车消失在大街上。

    “第二集完,请看第三集”

    三

    第二天。

    我向经理汇报了这次的情况,经理并没说什么,这个老妖婆一向如此,你就是尽了全力,她也不会说你好,可如果你有一点做得不好,她却会在上司面前说你的坏话,我真不知道为什么老天让这样的人活下来。

    我在公司的角色是外勤加公关,是属于那种很特别的职业,其实在我看来,这样的工作和坐台的小姐没什么两样,不过总也要象点样子,何况还有那么多同事。其实公司里也并不是我一个人做这个,坐在我对面的刘丽,还有前面的张小姐,李小姐,她们也都是如此,有时候她们还乐此不疲呢,因为这里面关系到你的利益,什么奖金,提成,福利,统统和这个有关系。

    我坐在办公桌前面,虽然电脑打开着,可我脑子里却想着别的事情,我总在想,什么时候能弄上一大笔钱,足够我过下半辈子的,然后我就可以不用每天这么辛苦了,我至少要找两个英俊帅气的棒小伙,整天陪着我,而且随叫随到,我可以带着他们到处旅游,吃喝玩乐,这是多美好的生活啊。

    我正在胡思乱想,一个男人走了过来,他停在我的身边。我抬头一看,急忙站了起来,说:“哦,陈总。”

    站在我面前的男人有40多岁的样子,不过显得很年轻,高高的个头,魁梧的身材,一身西装,宝蓝色的领带显得很有品位,浓眉大眼,直鼻阔口,说话声音洪亮,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其实他却是个很好的人,对别人一点也不严厉,而且他从不好色,至少我没听说过他和公司里的哪个女人有染,他就是陈总,是老妖婆的顶头上司。

    “王丹,你的汇报我已经听张经理说了,你做得不错。嗯……今天晚上我要和刘总见面,他特别说明要我带着你一起去,这样,你下午可以回家了,准备一下,晚上的时候我在公司门口等你,6点,别迟到。”陈总面带微笑地说。

    “哦,我知道了。”我急忙说。

    回到家,我好好地睡了一觉,虽然并不是很累,可充分的睡眠是有助于皮肤保养的。醒来的时候刚好是下午3点多,我洗了个澡,然后好好打扮着。

    考虑到今天晚上可能发生的事情,我耐心地挑选着合适的衣服,最后我选择了一身橘黄色的套裙装,配合上黑色的连裤袜子和黑色的高跟鞋,我对自己这身打扮还是比较满意的。

    晚上6点。

    我出现在公司门口,我到的时候,一辆崭新的奥迪轿车已经停在那里了。陈总微笑地把头从车窗里伸出来看着我,待我上了车,陈总笑着说:“王丹小姐今天真迷人啊!”

    我笑着说:“瞧您说的。”

    陈总一边启动车子一边说:“看你这么漂亮,我还真有点舍不得把你送给那个刘总了呢。”

    我笑着说:“那我以后跟您好了。”

    陈总说:“好啊,不过要等这次的工程拿下来。”

    我们说笑着,汽车开动起来。

    皇宫大酒店。

    这个城市里数一数二的高级酒店。里面是个大的娱乐城,还有夜总会,桑拿洗浴一应具全。先前的时候我曾经来过一次,也是陪客户吃饭,这里的确是富有人的俱乐部。

    进了酒店,在服务生的引路下我和陈总直接上了二层的高级包间,刚到门口正好碰到刘总。刘总今天仿佛特别高兴,满面红光,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崭新的金圣王皮鞋,头发油亮油亮的,胖胖的手上戴着一枚特大号的黑色宝石戒指。

    刘总一见我们急忙笑着走上来说:“哎呀!老陈啊!你何必这么客气呢?”

    陈总急忙紧走两步笑着说:“失礼,失礼,没想到您先到了。”

    陈总回头冲我使了个眼色,我急忙笑着走到刘总的身边,挎着他的胳膊说:“刘总,一日不见,我可想您了。”

    刘总眼睛发亮,看了看我,笑着说:“哈哈,王丹小姐,我也想你哦,上面想,下面更想!哈哈。”

    陈总马上让服务生把我们带进了包间里。

    房间里真是金碧辉煌,中间一张大大的檀木圆桌,四周是枣木雕刻的椅子,墙壁上悬挂着美人图,名人字画,一切都是古香古色的,显得十分优雅。

    在房间的东面有一道月亮扇的小门,小门的上面写着“憩室”两个字,我想可能是提供休息的地方吧。刘总对这样的房间布置仿佛很满意,高兴地说:“没想到陈老弟也是如此的雅致!真是相见恨晚啊!”

    陈总笑着说:“我这点层次跟您比起来算什么呢?刘总您是为国操心的大人物,我们不过是奸商罢了。”

    说完,他们同时笑了起来。

    我陪着刘总坐在南面,陈总自己坐在东面。不一会儿开始上菜了。先前是开胃的十八道菜,有些我见过,有些没见过,总之是十分丰盛,我陪着刘总吃喝,不时地为他斟酒,刘总和陈总也是越谈越高兴。

    撤换下开胃菜后,正菜开始上了,一共是十二道大菜,总之,天上的,地下的,水里的全都齐全了,虽然刘总吃过不少宴席,可这样的大手笔毕竟不多见,刘总也是非常的高兴。

    酒性正酣的时候,陈总笑着说:“刘总,您看长海的工程……”说着,陈总从西服的内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轻轻地放在桌面上推给刘总。笑着说:“我这可不是向您行贿啊!我知道您的儿子,我托大叫声大侄子,他现在在美国念书,这个是我给大侄子的见面礼,您可别让我难堪。”

    刘总马上放下筷子,伸手把信封拿起来,眼睛里忽然闪烁出一种恶狼见到猎物时候的那种贪婪的目光,他打开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张支票,我坐在他身边,瞟了一眼,上面写着:十万元。币种是美元。陈总对这个工程果然是志在必得,一出手就是将近100万人民币!

    刘总仔细地看完支票,忽然笑了,说到:“老弟,亏你想得这么周到,那我就代他谢谢你了。哈哈。”说着,刘总把信封装进西服口袋里。

    刘总重新拿起筷子,夹了口菜,说:“明天,叫你们公司的工程经理过来,咱们先草签一个意向合同。”

    说完刘总喝了口酒说:“陈老弟,你有多大的胃口,我就给你多大的工程!咱们这个朋友!交定了!”

    陈总听完,一拍桌子,说:“好!只要大哥您看得起我,今后无论怎么样,有我的,就有您的一份!来!我敬您一杯!”

    刘总也来了精神,拿起酒杯说:“好!老弟,冲你这番话,以后在长海,我保证你一年四季都是接不完的大工程!”

    刘总和陈总越说越投机,两个人称兄道弟起来。

    酒能乱性。这话说得一点都不错,男人喝了酒自然就不想好事情,何况我本来也是为了刘总而来的,刘总趁着点酒劲说:“我说老弟,你们公司的这位王丹小姐可真不是等闲人啊!呵呵,伺候男人那可是一流!”

    陈总急忙说:“大哥。这么客气干吗?您喜欢,以后就让她跟着您了。”

    刘总忽然放小了声音说:“哎呀,那可不行,你不知道,你嫂子……醋坛子一个……哈哈。”

    陈总听完先是一愣然后也跟着大笑起来。

    我也笑着说:“其实嫂子也是多心了,男人嘛,尤其象咱们刘总这样的大人物,哪个没有个三妻四妾的,在外面找个女人开开心也是很正常的。”

    刘总笑着说:“哎呀,王丹小姐,要是我老婆象你一样就好了。呵呵。”

    吃喝差不多了,陈总敬给刘总一支烟然后叫来一壶好茶。陈总说:“大哥,小弟我冒昧了,不过到现在小弟还不知道大哥您的大号呢。小弟我叫陈良兴。”

    刘总笑着说:“你的名字好,有学问。你大哥我叫刘大牛,呵呵,我是从穷山沟里出来的,父母都不识字,我小时候身体很弱,又赶上那几年的自然灾害,所以老得病,父母怕我养不活,所以就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字,意思是让我象牛似的那么健壮。”

    我在一边听着,心说:你现在岂止象牛啊,简直就是猪,比猪还胖。

    喝了会儿茶,陈总对我说:“王丹,陪我大哥去休息休息。”

    我明白了陈总的意思,马上转脸笑着对刘总说:“咱们到那个小屋子里休息一下,我陪着您。”

    刘大牛笑着看看陈总说:“老弟!还是你会来事儿啊!太了解你老哥了。呵呵。”

    说完,他站了起来,我挎着他的胳膊走进了那间“憩室”。

    这个小房间果然布置得精巧别致,总体体现了一个“雅”字。房间并不大,也就20多平米,地面上铺设着厚厚的粉红色地毯,走在上面十分的舒服,整个房间呈长方形状,东边的角落里靠墙壁摆放着一张明清古典式样的双人床,上面铺设着高级的“吉士莱”软床垫,一套大红色的床罩套在上面,显得很温暖的样子。

    靠西角也有个小茶几,好象是用树根雕刻的,很精致。在茶几上还放着一个小香炉,里面也不知道放的是什么香,一缕缕的香烟从香炉里散发出来,满室的清香扑鼻,房间里的灯光柔和,十分的安静。不过房间里最显眼的是中间的一条躺椅,很大,很长,呈波浪形,是用名贵的红杉木雕刻的,躺椅的上面铺设着米黄色的软垫子。

    我回身轻轻地把门关好。刘总已经一屁股坐在了躺椅上,胖胖的脸上满是笑容,因为喝酒的关系,脸蛋子发红,刘总看着我关好门,笑着说:“过来,把我的鞋脱了。【看小说就选藏家】”

    我笑着把自己的高跟鞋脱了下来放在一边,然后走到刘总的身边,蹲在地毯上。刘总说:“跪下,跪下,这样显得没礼貌。”我笑着答应了一声,跪在他的脚下抬起他的脚把鞋脱了下来。

    刘总舒服得晃了晃肥胖的身体,把西服解开,领带也拿了下来。他对我说:“给我倒点水。”

    我站起来走到茶几旁边,倒了一杯茶喂着他喝了下去。刘总摸着我的手说:“王丹,上次太匆忙了,都没好好地玩,这次你可要努力哦!”

    我笑着说:“您高兴就好。”

    刘总笑着说:“呵呵,只要我一高兴,以后有你吃香喝辣的。”

    我心里想,看来陈总终究要依靠刘大牛这棵大树,要是我先抱住他这棵树,弄不好还真能有不少的好处。

    想到这里,我笑着说:“刘总,难得咱们这么有缘分,您是大英雄,我愿意给您提鞋坠蹬,只要您看得起我。”

    刘总笑着说:“好说,好说。我也不是石头人,妹子你放心,你老哥我的本事……呵呵,还没让你看见呢!”

    我一听刘总改口叫我“妹子”心里高兴就别提了,急忙笑着说:“哥哥,您要是真不嫌弃,我就当您的妹子,我也是孤单一人呢。再说,我成了您的妹子,以后找您也就方便多了。”

    刘总听完笑着说:“还是妹子你聪明。不过今天认了你这个妹子,拿什么见面礼给你呢?”

    我一听,心情高兴,看着刘总手指上的那个大戒指,心里说:这个戒指恐怕值大钱了!要是能给我……

    ……

    ……

    “嗯……啧啧啧啧……哦……嗯……嗯!嗯!嗯!唔!唔!……”刘总站在地上,我跪在他的面前,两手紧紧地搂着刘总肥硕的屁股,小嘴儿猛张,一口口地唆了着刘总硬邦邦的大。

    也就是在刚才刘总对我说要给我个见面礼什么的,我还以为是那枚戒指呢,可刘总却站了起来快速地脱了裤子,真让人吃惊,他里面竟然什么都没穿!解开皮带以后,裤子就掉了下来,粗挺的大高高地向上翘着,从头儿上已经挤出一股透明的儿。这时我才明白,刘总说的见面礼是什么了。

    “骚屄!!捅死你!捅死你!王丹!你是个大骚屄!大!操!操!操!”刘大牛一边趁着酒劲儿乱喊着,一边抓住我的头发,屁股快速地抽送,简直和疯了一样。

    粗大的塞进嗓子眼儿里,直想呕,可又呕不出来,那种难受的滋味儿就别提了,数不尽的唾沫被裹到了上,把弄得一片狼狈,刘总却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啊!啊啊啊……”刘总拔出大。我几乎倒在地毯上。粗大的上满是晶莹的唾液,一直流到了两个蛋子儿上。

    “爽!真他妈爽。”刘总笑着说。

    说完,他把我拉了起来。“快点,把衣服脱了。”刘总说,刘总一边说话,一边快速地脱掉上衣和袜子。

    还没等我自己动手,刘总就三下两下把我剥了个精光。这次一点没留,连丝袜子都没让我穿,脱下的丝袜子被刘总扔在脚下。

    刘总的仿佛很高,他抓着我的头发把我按在躺椅上,我刚刚撅起屁股,刘总就迫不及待地把大塞了进来,“扑哧”一下,“扑哧!”又一下,这两下他是使足了力气操的,愣是把我顶了起来。

    “嗷!”“嗷!”我连着叫了两声春,只觉得屄里火热火热的,一股儿已经冒了出来。

    刘总使劲地把我按在躺椅上,两手抓住我的肩膀,开始一下下地大力操起屄来。

    “啪啪啪啪……”一连串的脆响,肉肉相碰,粗大的大好象根大铁棍一样,猛操猛插,两个蛋子也甩动起来,直拍到我的大腿上。

    “哦!哦!哦!哦!哦!”伴随着刘总的晃动我浪声淫叫着,真的很刺激,粗大的在我温暖的屄里快速地进进出出,就好象是老朋友见面时候的那种热情拥抱一样,今天他的大好象格外的硬,格外的火热,简直让我难以承受这样的激烈,屄里的儿好象泉涌一般,大上,甚至连我的屁眼儿上都被弄湿了,两个饱满坚挺的前后晃动,长发飞舞,小脚绷紧,屁股高撅,浪了起来。

    刘总肥胖的身体已经出汗了,可他的动作却是有快不慢,节奏保持得很好,大的硬度更是有增无减,好象他吃了什么大力丸似的。

    “扑!”刘总终于拔出了大。他让我从躺椅上走开,自己一屁股坐了上去,大肚皮一个劲儿地鼓动,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看样子他很累了。

    “哥,慢着点,别累着。”我说。

    刘总把身体往上挪了挪,直到他的两只脚也上了躺椅,躺舒服了,刘总才对我说:“去,给我拿杯茶来。”

    我走过去,从茶几上倒了杯茶递给他,刘总接过茶对我说:“妹子,去,给我耍。”

    我笑着推了他一下说:“你真不让人闲着。”

    刘总也笑着,他把两条粗腿拳起来,把脚搭在躺椅的扶手上,黑色的屁股,硬硬的,还有他那个黑屁眼儿,全都暴露出来了,那个姿势好象要临产的孕妇似的。

    我跪在刘总的面前,刚要舔他的,刘总说:“妹子,从底下一直舔到上面,让我爽爽。”

    我笑着推了他一下,没说什么,低下头,伸出舌尖点在他的屁眼儿上,使劲地往里挤了两下,然后慢慢地往上舔,舌尖滑过会阴和蛋子儿一直舔到茎,再到头儿上,我张开小嘴儿,使劲地唆了两口他的头儿然后又重新从下舔到上面,来回反复,忙活了好一阵,刘总才让我从新站了起来,他也休息差不多了,对我说:“妹子,来,咱们到床上玩去,这次老哥哥我可要学着那些老头子们,跑跑旱船了,哈哈。”

    我笑着说:“哥,你可真会说,只怕那些老头子们可不如哥你这么有干劲儿呢!”

    我挎着刘总的胳膊来到了床边。

    第三集完,请看第四集

    四

    我坐在床边,细细的吸吮着刘总的大,然后用手使劲的撸了两下,对着头儿使劲吐了口唾沫,笑着对刘总说:“哥,来吧。”

    刘总看看,满意的点点头,我站起身子,背对着刘总,把一只脚蹬在床上,然后弯下腰,两只小手奋力的扒开两片屁股露出屁眼儿,等着刘大牛把操进来。

    刘总把顶在屁眼儿上,使劲一用力,竟然没进去,可能是因为屁眼儿太紧了。刘总又继续顶了几下,还是不行,他对我说:“妹子,你自己弄弄,我弄不进去。”

    我笑着看看他,说:“笨,我自己来。”

    我伸出两根手指,弄了些唾沫,然后放在屁眼儿上挖了进去,一下,两下,一边挖弄,一边放松身体,屄里的儿也跟着冒了出来。屁眼儿在我的迅速挖弄下变得软了。我回头笑着对刘总说:“哥,再试试。”

    刘总分开两腿,把硬邦邦的大顶在屁眼儿上,稍微一用力,没费事的就钻了进去。刹那间,我和刘总都长长的哼出了声:“啊!!……”

    随之,刘总骑在我的屁股上快速运动着身体,大在屁眼儿里来回。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激烈的动作,让我的身体仿佛如大海中的小船似的,前后左右来回晃动,粗大而坚挺的大似乎是一根没有知觉的铁棒,在我的屁眼儿里快速的着,粗大的头儿不停的刮弄着屁眼儿里的嫩肉,阵阵的淫骚让我浑身发热屄液长流了。

    “啪啪啪啪啪……”白嫩松软的屁股在刘总大力的碰撞下直撞得肥肉乱颤,沉甸甸的也似乎要飞出去似的在空中摇晃。我的大脑中一片麻木,只觉得一股股热力直冲上来,用力分开的屁股,屄液长流,绷紧的大腿,这一切似乎都在刹那停滞了。粗大的顺顺利利的在屁眼儿里象拉锯似的来来回回,刘总似乎得到了快乐的极限。

    “王丹……啊!……屁眼儿王丹!……啊!啊!啊!……太美了!太爽了!爽死了!啊!操死你这个臭屁眼!操啊!啊!”刘总几乎是大叫起来,屁股来来回回的速度似乎比活塞都要快,一送一抽,一送一抽,尽情的享受着一个女人能给他带来的最大快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快速连续的尖叫着,觉得自己仿佛真的变成了刘总胯下一匹母马,在他的指挥下机械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一耸一耸的翘着屁股用屁眼儿夹着刘总的大。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