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奇恋宝鉴 > 肉欲满堂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奇恋宝鉴》 肉欲满堂

    上

    经理这个职称有许多解释,在大公司,每个部门的头头叫经理,在小公司,也有许多经理,只要说话管点事情的都是经理,大家见了面,一通客套,然后就“经理,经理”的喊了起来。《藏家,最好的》

    我这个经理可不好做,不但要应酬,甚至有时还要亲自出马,为了生活嘛,不过,我对此却是不在乎,毕竟以前就是做这个的。

    晚上9点,奇奇夜总会开始热闹起来,舞池里,伴随著激烈的迪曲儿,年轻的男女摇头晃脑的蹦著;雅间里,卡拉ok奏出轻盈的音乐,男人和女人们干嚎著。

    在这里消费并不高,别看叫‘夜总会’,其实我们服务的主要对象是工薪阶层的大众,在这里玩上一夜,蹦迪、卡拉、喝饮料、有时候还有免费的啤酒,这些加在一起,不会超过100元,既经济又实惠,所以每天我们这的客流量都很大,附近有许多大学的学生也经常到我们这里来光顾,逐渐成为常客。这里本是年轻人的世界。

    当然,来这里消费的不但有工薪阶层和大学生,也有许多老板、事业有成的中年人、爆发户、甚至还有一些‘导阶级’。

    每天,我都要和这些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应付他们可真不容易。

    奇奇夜总会共有四层,第一层是舞池迪厅,第二层是雅间卡拉ok,第三层是装修豪华的高级间,最高一层是我们办公的地方,当然,也有几个房间,不过这几个房间一般不开,因为,这些房间都是为特定的人物准备的,里面有许多市面上见不到的东西……

    小姐,是我们这里除了服务生以外的主要‘工作人员’,也是我主要管理的对象,这些小姐们呀!可不好管理了,总是惹事,不过,这几年让我调教的也规矩多了。小姐们也分等级,三流小姐在舞池里拉客人,二流小姐可以被客人点名到雅间里,一流的小姐算上我,统共有4个,我们一般不亲自出活儿,除非是有特别的客人来了,或者是总老板让我们出,当然,¤钱也是不菲的。

    9月的夜晚,天气凉爽,消费的客人逐渐上座了,我在四楼的办公室里安静的打扮一下,然后穿上比较正统的红棕色西服裙,再配合著纯白色的高级丝袜和擦拭得油亮油亮的高跟鞋,对著镜子一照,‘啧!’,觉得很满意。

    我拉开门,慢慢的走下楼。

    此时,一楼的迪厅里已经开始疯了,激烈的音乐配合著主持人声嘶力竭的喊麦声,把火热的气氛推向了!闪烁的灯光下,年轻的男女们近乎狂躁的运动著,我看著他们,心情也逐渐激动起来。

    “经理!”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我回头一看,是小月,小月也就是我们4个一流小姐的其中一个,今年27岁,高高的个头,身材一级,而且新鲜的活儿不少,尤其有一口小嘴的功夫,不论什么样的,在她的小嘴里只要叼上个2、3分钟,阳痿都能让你立直了!别提多爽了。

    今天小月化著淡淡的彩妆,既文静又大方。小月是我最亲密的姐妹,我提拔她管理二楼的雅间。

    小月走过来,一把挎著我的胳膊,腻腻的小声说:“经理,二楼的避孕套不够了,这些服务生不懂得节省,上回让我逮个正著,小张那个臭小子,一次竟然送了5个套子!我把他狠狠的抠了一顿,这不,套子今儿又用完了。”

    我一笑,说:“几个套子而已,别著急,昨儿南边那批二手的避孕套送过来了,虽说二手的,不过我听几个小姐说,上次试用的几个还挺结实的,不过干净不干净就不知道了,反正封著口,当著客人的面再撕开,规矩是不能变的,回头你叫几个服务生到我办公室的桌子底下把那个盒子拿出来,把避孕套分了,每人最多带30个,每次最多发两个,另外,告诉小张那个臭小子,如果再有下次,我立马开他!”

    小月认真的听完我说话,笑嘻嘻的说:“还是您呀!比我强多了!办事都这么爽快!”

    我打了她一下,笑著说:“行啦!给我上迷汤来了,快办你的事儿去!”

    小月高兴的走了。

    我又在舞池里转了转,一眼看见了一个小姐鬼鬼祟祟的,我叫了一声:“是娜娜吗?”

    她见我来了,转身就要走,我使劲喊了一声:“过来!给我过来!”

    娜娜扭扭的慢慢走过来,我一把从她手里抢过那些白药片,把她拉到一边,说:“告诉你多少次了!别吃这个东西!就是不听!你要是有本事就到别的地方去!我不是说了吗,在这里玩玩我不管,有了对象想打炮,我还可以给你地方,但就是不允许弄这个!崩锅打炮,让便衣抓著,最不济了,让你蹲15天,算个处罚,可弄这个要是给逮著,这算毒品!要判你的!怎么这么傻呢!”

    娜娜噘著小嘴,嘟嘟的说:“就今儿个一回!前儿我还看见有几个吃呢。”

    我著急了,说:“呸!你跟她们比?她们连带屁眼都烂了!你跟她们比是不是?她们吃了这些药儿,玩他妈屁眼都不带套儿的!要不你也这样?要不,赶明儿,我给你联系几个爱玩的老客儿,你也尝尝?!”

    娜娜见我生气了,赶忙拉著我的手说:“干嘛呀!看您,还真生气了!没下次了还不成吗?下次您要是再逮著我,就让老客儿们免费崩我屁眼!行了吧?”

    我见她认了,心里多少痛快一点,说:“反正我也不是你父母,管不了你,你自己看著办吧。”说完,我一推她,娜娜一下子溜进舞池的人群里不见了。

    我进了厕所,把药片扔进马桶里冲走,然后慢慢上了二楼。

    二楼比一楼安静多了,因为都是雅间,隔音很好,屋子里怎么折腾,外面都听不见,我看看过道里,很安静,两个站门的服务生见我来了,都规矩的叫了声‘经理’,我冲他们点点头,然后走到一个服务生跟前说:“套子都给了吗?”

    服务生说:“给了,刚才月姐发的,每人30个,每次最多给2个。”

    我点点头,然后慢慢的在走道里遛著。

    一个服务生走过来,端著瓶洋酒进了3号房,我站在门口往里看,一看,凑巧了,里面的人我还认识,我笑著走了进去。

    “呦!我说是谁呢!许大老板呀!”我笑著进了房间。

    房间里都是隔音壁,脚底下是高级的纯木地板,一台大屏幕tcl正播放著卡拉ok,台桌上挺乱的,有饮料瓶、啤酒瓶、水果拼盘、和一些露著的美女杂志,转角大沙发上一个胖乎乎的男人坐在那,左搂右抱,两个小姐正喂他水果吃,胖男人就是许老板,具体干什么的我也不知道,他是我们这儿的常客了,有钱!每次都到3楼玩的,不知道这次为嘛在2楼。

    许老板见我来了,眯缝著的小眼睛突然一亮!笑著说:“哎呀!丽姐!我说今儿个怎么眼皮直跳呢!就知道要遇好人!嘿嘿!”

    许老板很激动,原因是,上次在3楼,我亲自和两个小姐伺候的他,那一晚上,一共和我崩了5锅儿,锅锅儿带响每次都能射出东西来,也搭著我那天高兴,好几年没用的绝活儿都用上了,许老板差点没死在我身上,所以这次他一看见我就来劲了!

    许老板一边说著,一边推开身边的小姐,拉著我坐到他身边,我笑著轻轻拍了他一下,说:“看你!我可是经理,顾点面子。”

    许老板摸著光头,嘿嘿的说:“情难自已!嘿嘿!情难自已!”

    我心说:还臭拽呢!上起文明词儿来了!

    许老板腆著脸说:“丽姐!你可把我害苦了!自从上次睡了你!我他妈玩别的小姐都没味儿了!丽姐!今儿你可要好好陪陪我!”

    我笑著说:“行了你!我还有正经事要办呢!想要我,跟我们总老板说去,他不说话,我也要遵守规矩不是?”

    许胖子突然一瞪眼,大叫了一声:“他妈老子有钱!不信你这个邪!”

    我一看他竟然来横的,冷冷的笑了一声,慢慢的说:“许老板,圈子里的规矩你不是不知道吧?有钱,比你有钱的多了!你有钱,小姐不愿意伺候你,你还有想法?更何况是我?黑道上的厉害我不说你也应该有耳闻吧?你情我愿,撅著屁股让你白操该怎么著,我愿意。要是我也不守规矩了,那离著去一楼拉客也不远了,您还多担待吧。”

    说完,我起来就要走。

    许老板听了我这几句话,汗都出来了,一看我要走,急忙哭丧著脸说:“好丽姐!别走,我想你!别走呀!我刚才多喝了几杯,放屁呢!别走!别走!”

    其实我这也是逗他呢,毕竟人家是给钱的,只不过,圈子里自然有规矩,不论你多大的官,多有钱,也要遵守这个规矩,行有行规,否则,那就乱了。

    我见他拉著我的手,哭丧著脸,忽然‘扑哧’一笑,又坐到他身边,说:“你呀!我就知道多灌了几杯就要撒疯了!”

    许老板见我重新坐下了,立马高兴起来,说:“好呀!你吓唬我?行!我一会就找你们大老板去!你吓唬我小胖子,今儿咱没完!”

    这个许胖子最难缠,而且还是个肉头阵,我就知道今天不好了,索性放开的说:“行!你说怎么办吧?怎么罚我,我都认,除了不能崩,我一会真的还有事呢。”

    许老板一边凑近我,一边摸著我裹著白色丝袜的大腿,摸著摸著就伸进裤裆里了,我也没说话,对旁边的两个小姐说:“给许老板开酒。”

    两个小姐把洋酒开瓶,然后拿出杯子,许老板嘿嘿的说:“丽姐,我也不许你别的,你喝三杯‘神仙酒’,咱们两清。”

    我听完,笑著用手使劲的点了他脑门一下,说:“就你坏主意多!”

    两个小姐走过来,蹲在地上,一个手里拿著杯子,一个拉开许老板的裤链把他半软的掏出来,我坐在旁边笑著看著。

    小姐将头对准酒杯,许老板使了半天劲,这才尿出一点尿,黄色的尿液击打在杯里起了泡沫,尿完了,两个小姐笑著把他的尿分成三份,倒入三个杯子里,然后再分别掺入大量的洋酒。cang-jia

    这就叫‘神仙酒’,是夜总会里经常的玩法,男人们就是这样,彷佛越是恶心的东西,越能刺激起他们的。

    我笑眯眯的拿起杯子,许老板也笑著拿起酒瓶,我们一碰杯,我笑著说:“这第一杯酒恭祝您许老板大发财源!”说完,我放到嘴边一饮而进。然后我又拿起第二杯酒,笑著说:“恭祝许老板身体健康!长命百岁!”说完,我喝掉。最后,我拿起第三杯酒笑著说:“恭祝许老板今晚玩得痛快!金枪不倒!多操!爽歪歪!”说完,我再次把酒干了。

    直到我喝完三杯酒,许老板和那两个小姐才大声叫好!

    许老板一挑大拇指,说:“痛快!痛快!丽姐!好样的!”说完,他把酒瓶往嘴里一放‘咕咚、咕咚’的喝起来。

    我一边笑著,一边对两个小姐一使眼色,两个小姐马上腻腻的靠在许老板的身边,一边劝酒,一边哄著他点饮料。

    我看差不多了,悄悄的溜了出来,把门带好。

    楼道里还是挺安静的,我一招手,一个服务生跑过来,我小声问:“刚才3号房点的洋酒多少钱?”

    服务生急忙从口袋里掏出个小本本,翻著看了看,说:“经理,580。”

    我想了想,说:“给记1580。”

    服务生马上点头。

    我又在二楼转了转,见没什么事情,慢慢走上三楼。

    中

    ***********************************希望大家喜欢,多留宝贵意见。《奇淫宝鉴》系列是属于纯娱乐性的,但我声明:有大量的纪实成分。

    不过,还是希望大家能以稍微娱乐的眼光去看待,毕竟有许多事情都不能太认真的。

    还是那句话:小柔写文,只要能给大家带来哪怕是一丝丝的快乐,小柔便心满意足了。:

    内带娱乐照片,以供欣赏把玩。

    小柔***********************************

    刚踏上三楼,一个冒冒失失的人冲著我就撞过来,我急忙喊了声:“喂!”那人一抬头看见我,一侧身,好玄没和我撞到一起!我仔细一看原来是小张!这个臭小子,我正找他呢。

    这小子正要跑,我喊了一声:“等会!”

    他立马站住了。

    我把他拉到墙边,他冲著我嘻嘻哈哈的,我把脸一拉,问:“我听小月说,你一次送5个套子?”

    小张个头比我高,头发染成黄色,身体强壮,其实他今年刚22岁,在这里干了两年多了。

    小张嘻嘻的笑著说:“经理,月姐已经数落我好几顿了,您就别说我了。”

    我心里好笑,但仍然板著脸说:“呸!这么大个子,还有脸说呢!看你那样!整天冒冒失失的!老让人不放心。”

    小张听出了我话里的意思,忽然靠近我,腻腻的说:“丽姐,我也不是成心的,那次赶巧了,是个老客人,我不好他面子。”

    我笑了一下,说:“行了!行了!你呀,总没个正形!”

    小张嘻嘻的笑了一下,说:“丽姐,刚才文姐叫我开酒,我走了?”

    我笑著说:“去吧。”

    小张一溜烟的走了。

    我慢慢的走进三楼的楼道里,这层比二楼更安静,装修得更豪华。

    三楼的房间比二楼的大,房间的个数也比二楼少,可以说是豪华包间了,每个房间不但有高级的隔音壁,地上还铺著厚厚的地毯,踩上去柔软无比,音响和电视都是豪华的美国和日本货,全都是环绕立体声,所有的沙发都是可折叠的,只要打开就成了一张柔软的大床,另外,每个房间都配备有自己的卫生间,还有浴池,热水24小时供应。

    其实,如果仅仅是这些,还不算什么,最主要的,三楼的服务比二楼更加到位,每个房间里都有呼叫器,只要有要,服务生马上就到,小姐就不必说了。

    这里最大的‘特色’便是提供情趣的淫秽录像,而且所有的淫秽录像都是我们这里的小姐录制的。另外,还提供一些增加情趣的淫具,比如:‘两头乐’、‘假’、‘情趣避孕套’等等,当然,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所有的这些服务都会算到最后的结帐单子里,所有的东西都要当著客人的面开封,这是规矩。

    一般在这里消费的客人已经不仅仅是有钱了,他们大多数还有十分复杂的背景,或者是很有势力的人,一些导阶级是这里的常客。

    当然,进入这里的人,有钱是前提。一开房,最少要点一瓶¤值在1000元左右的洋酒,如果你是会友、纯娱乐,那么不会有任何的打扰,如果点小姐,服务生就会给你一本花名相册,这是我们这里的所有二流小姐,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条有身条,任凭客人点。

    有钱的人很会享受,这么安静悠闲而且安全的环境,往往让人觉得摆脱了束缚,给人一种疯狂放纵的感觉,所以到这里玩的人,都觉得很爽很痛快。

    在这里服务的小姐,都是经过我们这里培训的,完全采用‘跪式’服务,无论端酒、拿烟、拿服务品都要跪在台桌旁边,很有礼貌,很客气的与客人交代,跪式并没有贬低的意思,只是对客人的一种尊重,毕竟人家是花了大¤钱出来玩的。

    我慢慢的走进过道里,各个房间都房门紧闭,什么声音也听不出来。

    我遛了两圈,见没什么事情,转身走向台阶,准备回去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人迎著我走来,这个女人个子不高,长长的头发,一张娃娃脸,不说话不笑,说话前先笑,这一笑十分迷人,总给人一种很性感的印象,她的身材很好,全身都肉嘟嘟的,和屁股又挺又翘,尤其是屁股,在性感的高级亮皮紧身裤的包裹下,更显得让人难以自制。

    她叫小文,也是我的姐妹之一,是我们4个一流小姐的其中一个,小文出活儿的时候很喜欢跑旱船走旱路,好像她的后面比别的小姐更有特色。

    我安排小文管理三楼,小文做事向来用心,让我很满意。

    “经理,您来了。”小文笑眯眯的走过来,挎著我的胳膊。

    我笑著说:“今儿开了几个房?”

    小文看看手腕上带的金表,小嘴一嘟的说:“经理,现在才10点,还没到时候呢,不过已经开了两个房了,都是老客人,5号房刚点了三个小姐。”

    我点点头。忽然想起,说:“对了,刚才我在二楼碰见许胖子了,这个死胖子,非缠著我不走,最后还是愣让他灌了三杯‘神仙酒’才算。”

    小文‘扑哧’一笑,逗我说:“谁让您活儿那么好的,是不是上次和他睡了让他惦记上了?”

    我也一笑说:“不过我也没便宜他,给他划了一千的帐,看他下次还敢。”

    小文笑著说:“经理,这没什么事情,您上去吧。”

    我点点头,走上楼去。

    刚回到办公室,从外面进来一个男人,一身名牌,个子高大威猛,却带著金丝边的眼镜又显得那么有品位,有学问的样子,他就是奇奇夜总会的大老板,也就是我的顶头上司,包括我在内的所有小姐和服务生,都叫他‘七哥’。

    我见他进来了,笑著说:“七哥。”

    七哥笑著冲我点点头,说:“丽姐,上个月冯老板的花帐结了吗?”

    我说:“结了,已经快一个星期了,他打进咱们帐户里的,我已经盘点了,都对。”

    七哥听完,摇摇头,说:“真没辙,出来爽还欠帐,这么大的老板也不怕笑话。”

    我笑著说:“好歹是结了,毕竟给了钱,七哥你也别扭了。”

    七哥说:“我倒不是扭,要兴和他们生气呀,我早气死了。”

    说完,七哥拉开门想走,忽又一回头问:“哦,对了,丽姐,厅里还有喝药的吗?”

    我想起了娜娜,可我没敢说,笑著说:“今儿我刚查过,没看见。”

    七哥说:“算了,她们一看见你,喝药也藏起来了,回头我让黑子,谁要是再喝药,我就把她彻底请出去。”

    说完,七哥一关门走了。

    我坐在沙发上,电话响了,我拿起电话:“喂?您好。”

    “丽姐吗?我是老陈呀。”电话里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呦!陈老板呀,是您呀,好久没来我们这了。”我笑著说。

    “这阵忙呀,忙赚钱,怎么样?明天给我在三楼订个房间?”老陈说。

    我笑著说:“好呀,明天您一定来吗?那我就给您事先留一个。”

    老陈笑著说:“丽姐呀,有个事儿还要和你商量商量……”

    我笑著说:“您说吧,什么事?”

    老陈的声音好像有点激动,说:“小文姐姐,嘿嘿……”

    我一听就明白了,小文曾经和我说过,这个老陈每次都缠著她,玩起来没完没了。

    我笑著说:“陈老板,小文可是三楼的管事的,虽然我是经理,可您要点她还要我们大老板点头…要不,回头我帮您说说,等下了班,她要愿意陪您……”

    “哎!行!行!哎呀!丽姐!我可多拜托你了!…小文姐姐不给我面子呀!求了好几次了,都说有事,我著急呀。”老陈说。

    “行!我一定跟她说……”说完,我还想跟他打打屁,可忽然看见门一开,七哥探出头来直冲我招手。

    我急忙说:“陈老板,不好意思,有点事儿,我马上去一下,咱们明见。”

    陈老板急忙说:“丽姐,别忘了跟小文姐姐说呀!”

    我说了一句:“您呀,放心吧。【看小说就选藏家】”说完,我挂了电话。

    我整理了一下衣服,迅速走进七哥的办公室,七哥正坐在沙发里抽烟,一见我来了,对我说:“丽姐,呆会,有个人要来,这回你招呼一下,另外呢,我给宁宁打电话了,她一会就到,你准备一下,把楼下的事儿安排安排。”

    我心说:这是谁来了?我招呼伺候就够可以的了,还把宁宁叫来了?谁那么大的谱?

    想到这,我问了一句:“七哥,是谁呀?谱还真不小?”

    说完我就后悔了!在这里,尤其是跟七哥说话,是不能随便瞎问的!

    我马上打了自己嘴一下,著急的说:“嗳呦!七哥,我错了!您瞧我这张臭嘴!七哥,我错了。”

    七哥拿眼睛看著我,见我认错了,也没说什么,只说:“你去拾掇一下,人马上就来。”

    我急忙走出去。

    回到办公室,我拿起电话,拨通了小月和小文的手机,她们只要一看号码就知道上楼来。

    一会,小月和小文就来了。

    我一边对著镜子拢著头发,一边说:“一会,我有点事儿,可能耽误一会,你们俩多留心,有什么事儿,尽量别找七哥,能解决的就解决了。”

    她们点点头,刚要走,我说:“哦!对了,文文,明儿给陈老板留个房,他来。”

    小文愣了一下,说:“哪个陈老板?”

    我说:“陈麻子!”

    小文‘扑哧’一笑,说:“是他呀!真烦人!”

    我笑著说:“他还求我跟你说呢,想让你陪呢。”

    小文小嘴一嘟,说:“死老奸!还真以为自己有两钱儿就了不起呢!我才没那么大功夫搭理他呢!”

    说完,她和小月出去了。

    我把头发拢好,拿出高级化妆品仔细的对著镜子化妆,然后把全身的衣服迅速脱光,从抽屉里拿出一套新的衣服,薄纱面料的透明黑色连身裙,没戴乳罩。然后穿上一条红色黑边的高级内裤,这种情趣内裤听说还是新产品呢。穿什么色的袜子呢?我想了想,挑了几双,最后选中一条宝华妮的分腿白色连裤袜子,最后蹬上崭亮的黑色高跟鞋,对著镜子一照,满好!

    我刚要拉门出去,门忽然开了,一个女人钻了进来,实实把我吓了一跳。我仔细一看,是宁宁,笑著说:“死丫头!吓死人了!”

    站在我身边的女人大约25岁的样子,身材苗条,鸭蛋脸,高梁,小嘴,大大的眼睛,脸上总是挂著顽皮的笑容,好像长不大似的。她就是宁宁,是我的姐妹,也是七哥最疼的人,别看我们都是一流小姐,可七哥最疼她,平时不让她干活,到月干拿钱。

    宁宁冲我一笑:“丽姐,我来了,今天是谁来呀?”

    我一边帮她化妆打扮,一边说:“别问!刚才我问了一句,七哥好玄没发火,他叫咱们伺候的人,肯定小不了。”

    我和她都收拾好了,慢慢从房间里出来,走向七哥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大开著,七哥正坐在里面陪人说话,见我们站在门口,对另外一个男人笑著说:“老叔,到我这儿了,别客气,这是我最得意的两个,您来了,我也不敢给您上次货,您凑合著玩。”

    坐在办公室正中央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个头适中,身材精健,带著眼镜文绉绉的,一身都是金利来,头发油亮油亮的,不过年纪比七哥大不了多少,不知道七哥为什么叫他‘叔’?而且这个男人我们从来没见过,也没听七哥说过。

    男人听完七哥说话,用眼睛看了看我和宁宁,也没说话,只是冲我们摆了摆手,七哥回头对我们说:“你们进来吧,叫‘老叔’。”

    我和宁宁规规矩矩的走进来,叫了声:“老叔好。”

    中年男人一笑,看了看我们,转头对七哥说:“老七,你的事儿我知道了,至于你说东马路那个歌厅给封的事儿,我也知道了,回头我跟他们打声招呼,你该怎么干还怎么干,不过有一点,咱们说好了,要是有人吃药、吸粉儿,那你自己可在意著点,捅了篓子我也没辙。”

    七哥赶忙点头说:“老叔,我知道,您别担心,我一定清场子。”

    中年男人点点头,拿出一支烟,在手上敲著。七哥一见,赶忙说:“小丽,宁宁,带老叔开1号房。”

    我和宁宁马上走过去,中年男人也站起来,一边搂一个,笑著说:“老七,操心啦?”

    七哥笑著说:“看您说的!跟我还见外!”

    在四楼的尽头,就是1号房,早有服务生把房门打开,我和宁宁陪著老叔进了房间,房间很大,比三楼的房间还要大,地上铺著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