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奇恋宝鉴 > 校园情谣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奇恋宝鉴》 校园情谣

    奇淫宝鉴之校园淫谣一

    作者:小柔

    山城。

    郊外。

    在秀丽的山色衬托下,一所现代化的高级中学——100中矗立在城乡结合部,100中是这座城市的教育典范,与还不现代化的其他城市设施相比,100中显得那么鹤立鸡群,风姿绰绰。

    能在这所中学上班,对于城市中的每一个教育从业人员来说都是一种荣誉,是一种内心的虚荣。当然,100中里,本地的学生只占20%,而来自省城的学生和外地的却是大多数,这些孩子都有着很复杂的背景,有的父母身当要职,有的父母是企业家,总之,这里是有钱孩子的天堂,仅仅从每年23000元的‘教育资助费’中便可见一斑。

    我已经在100中里干了5年了,虽然今年才39岁,但我已经算是100中的元老,连新任的校长和党委书记也对我另眼看待,总是客客气气的。

    去年,我更是被任命为100中升学部的主任,连同高中语文教学组的组长和高一3班的班主任,我其实是身兼三职,不但每个月的工资可以保持在2000元左右,而且上门托关系的人更是应接不暇。

    对于这个山城来说,每月2000元的收入是一般人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听说市里的市长秘书每个月的收入才1000多元!我觉得自己很自豪!真的!

    但我也有不满足的地方,就在我事业突飞猛进,工作一片大好的形势下,我的丈夫,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小工人,却突然提出和我离婚!而且我辛苦养大的女儿竟然还站在他一边!这着实让我怒不可遏!我一气之下把他们全都踢出家门!

    本来,我以为丈夫不过是受不了窝囊气联合着女儿吓唬我一下而已,我这么做也不过是让他知道,在这个经济至上的社会中,对于家庭来说同样执行着一条亘古不变的定律:谁挣的钱多,谁说了算!

    可没想到的是,这个多年来一直在我的‘高压’统治下的小男人,竟然动起了真格的!动不动就到法院去,本来我还有点后悔,可他这么一闹,真的把我气急了!我一气之下毅然在离婚书上签了字,彻底把这个小男人踢进大西洋里!

    离婚那年我35岁,凭借我的条件,随便找一个优秀的男人就可以成家,可事业上的事情太多,工作太忙,这么一耽搁,这不,已经快40岁了,我也逐渐淡化了成家的想法,一心把精力投入到我的事业上。

    ‘铃……’早晨8点,上课的铃声准时响起,我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在上课老师的最后面,向教室走去,路过活动大厅的整衣镜前,我站住了,和往常一样,仔细的照了照,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的型和衣服。

    这些年,我对自己的保养还是挺满意的,每天的高级面膜,每周的定时理容,我一直坚持下来,皮肤白皙而光滑,好象喝饱了牛奶,长长的披肩被烫了一个时髦而庄重的大弯波浪式,细眉,大眼,双眼皮,笔直而小巧的鼻子,不大不小的小嘴儿上涂抹着淡淡的高级唇膏,一副浅度数的高级镶金的丝边眼镜是上次我帮一个企业家的儿子入学时得到的回报之一,是正宗的意大利‘丁诺’名牌。

    一身浅橘黄色的高开领西服裙是学校特别为高级教师定做的,很适合我,虽然裙子有点小,以至于前胸和臀部看上去紧绷绷的,但我还是特别穿上了黑色的法国名牌乳罩,听说这种乳罩可以托乳,保持乳房的高挺姿态,这对于我这两个过大的大奶子来说再好不过了。

    至于下身我更加注意保养,每天特定的跑步锻炼已经让我的臀部具有弹性,总是那么高高的翘着,为了避免臀部太过张扬,我特别穿上日本正宗的塑身连裤弹力丝袜,肉色的丝袜有着强的弹力,紧紧的包裹着肥硕的臀部。我向来特别注意鞋子的匹配,肉色的丝袜配合着纯白色的高跟鞋让我显得十分的得体。

    整理好一切以后,我充满自信的走向教室……

    高一3班是全学校高中部的重点班级,以前是‘苏联实验班’,后来教育部的文件让全国的高中停止了实验班,而在我们学校,高一3班继承了传统,入学成绩前30名的同学才有可能加入到这个班级来,我们班男女比例大幅失调,阳盛阴衰的现象越来越明显,全班30名同学中,男生竟然有34人,女生只有6个,看来教育的‘重男轻女’也是普遍存在的。

    我刚走进教室,班长李元先站起来喊道:“起立!”然后大家一齐冲我喊道:“老师好!”

    我站在讲台上快看了看每个同学,然后微微鞠躬说:“好,大家请坐。”同学们坐下以后,我打开备课本,说:“现在我们开始上课,请大家翻到书69页,今天我们讲第三课鲁迅先生的狂人日记节选…”教室里传出了阵阵阅读声。

    40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我看了看表,还剩下一点时间,我留了几道思考题让同学自由挥,教室里很快热闹起来,同学们讨论着题目。我满意的看着学生们热情讨论,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我对班长李元喊道:“李元,你来一下。”

    李元急忙从座位上起来,小跑着到了我跟前,我对他说:“上周我布置的议论文今天可以收上来了,你下课的时候让大家交一下,然后送到我的办公室。”

    李元一边听一边点头说:“刘老师,知道了,您放心。”

    我拍了他一下,示意他回到座位上,李元走了。对这个班长我同样很满意,李元是个挺老实的孩子,个头不高,品质很好,穿着得体,性格开朗,有指挥能力,有组织才能,主要是好学,学习成绩从没落后全班前三名,私下来说,李元的家庭背景也很出色,爸爸是省里卫生厅的中高级干部,妈妈是全省最大的钢铁集团的总会计师,家境不错。

    不过要论家庭背景,李元恐怕还排不上号!根据我的了解,这班里的每个同学都挺有背景的,周民的老爸是省公安厅副厅长,李娜的母亲是省教育司的一把手,赵长水的爸爸是市土地管理局的局长,路小仪的老爸是市组织部部长、老妈更厉害,竟然是副市长,冯跃的舅舅是全省最大的进出口总公司的党委书记,韩宾的老爸是全省知名的私营企业家……

    太多了!这些孩子可真是蜜罐里泡起来的,从小就吃香喝辣,真让人羡慕。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在这个班的管理上有许多和普通班的不同点,学生们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调皮鬼,任性,动不动就脾气,所以我鉴于这些因素也使用一些非常规的手段,比如节假日组织他们一起出去旅游,星期日让几个调皮鬼到我家里来谈心,等等。既要教育好他们,又要考虑他们的背景,这工作并不好做哦!

    ‘铃………’下课的铃声响起,同学们起立,我也站好,鞠躬说:“好,下课。”

    结束了课程,我回到办公室,先给自己倒了一杯雀巢,然后坐在高级办公桌的后面仔细的品味着,外面的大操场上传来课间操的音乐播放声,全学校的同学都集中在操场上准备做操,楼道里一时间声音嘈杂,我也难得清净的休息一下。

    课间操按规定所有老师和同学都要下楼,但我例外,因为我是元老,所以我早就把这个费心的工作交给新来的体育老师去做了,办公室里就剩下我一个人,我静静的休息着。

    突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大力的从外面踢了一脚!‘当!!!!’的一声巨响,尤其是在办公室空旷的时候,显得特别的响!这一声着实把我吓了一大跳!手里的咖啡杯一下子掉在我的腿上,烫得我尖叫起来:“呀!…”

    我蒙了一下,迅的站起来,打开门,大叫着:“谁!哪个学生!”可门外什么都没有,楼道里回响着我的声音,心里的怒火让我觉得受了愚弄,我急忙转回身拿起手绢擦拭着裙子上的咖啡,真是让我生气极了!

    我好歹擦了一下,冲出门去,挨个教室看,一定要找到刚才踹门的小子!在我看来,这肯定是学生干的,老师绝对不可能这么做,肯定是哪个学生对老师有怨恨才这么做的,我一定要找出来!狠狠的批评一顿!然后再给个处分!只有这样才能维护我老师的尊严!

    可我跑遍了整个楼道,从一班到七班看了遍,一个学生也没找到,所有的学生都正在楼下做操。

    没找到,我失望的走回办公室,进门的一刹那,我突然觉得好象踩到了什么东西上,低头一看,脚下有一个灰色的信封,我急忙拣起来,信封很薄,好象只有一张纸,紧紧的被胶带封在信封里,我急忙走到自己的办公桌,把信封打开,里面有一张打印纸,整齐的叠好,我打开读了起来,只见上面写着:

    致100中学最性感、最美丽、最漂亮的刘丽老师:

    我是一名普通的学生,一直以来,我无时无刻的暗恋着您,当我知道您已经离婚,并且独守空房好几年,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心情,白天我看着您,晚上我想着您,被窝里,我梦中幻想着老师的身体,沉甸甸的大奶子,葡萄般的乳头,肥硕白皙而富有弹性的巨大屁股,美丽而神秘的阴毛儿,还有那让万人迷恋的阴道,更让我如痴如醉的是您那无法让男人抗拒的,长着美丽肛毛儿的屁眼儿!……这时,我的鸡巴早已经无比的壮大!

    虽然我只有16岁,但我以我的名誉保证,我早已经成人,我的鸡巴不输给任何一个男人,它十分的坚硬,十分的粗大,十分的长!尤其令我骄傲的王冠—我的大鸡巴头儿!足可以让您在5分钟内欲仙欲死!让您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我要奸您!用我的大鸡巴奸您!让您快乐似神仙!……

    爱着您的学生:无名氏

    看完这篇流氓信,我简直快昏过去了,急忙让自己坐在椅子上,浑身哆嗦,这,这!简直让我难以相信,这会出自一个16岁的学生之手!太……

    让我更加生气的是,当我回忆起信中的淫词浪句的时候,我竟然觉得脸红心跳,浑身热,两条修直的大腿不由得夹紧,尤其是我那骚骚的浪屄里竟然感觉又麻又痒!难道自己真的……我不敢再想下去。

    冷静一下以后,我对自己的身体反应做出了解释。

    我离婚的时候正好是30多岁,俗话说:30如狼,40如虎。女人在这个年龄对性的需要是非常渴望的,可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我却失去了法定的性伙伴——我的丈夫。

    虽然每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也有着非常强烈的性幻想,性渴望。但理智还是勉强压制了欲望,但这只是暂时的,一旦有了丝毫的缺口,性欲就会马上迸出来!如洪水一般势不可挡!吞噬一切理智和传统,我终于知道:我必须找到自己性欲的泄途径!

    奇淫宝鉴之校园淫谣二

    这封信到底是谁写的呢?高中部,从一班到七班都有我的学生,这么多的学生,要从这里面找出那个小子来还真有点费劲!

    不过现在可以肯定的这信是男生写的,这样就把全年级所有的女生先排除。而且写这信的男生肯定是品德很差劲,学习很差劲的,这样就把一部分学习好的男生排除。我自以为是的进行着暗中的‘侦察’,一定要把这个小子找出来,虽然我另有一些打算,但目前还是先找出人再说。

    从这件事生以后,我警觉起来,仔细的观察着我的每一个学生。

    整整一个星期过去了,我再没收到流氓信,随着学习进程的紧张,我的神经松弛下来。

    星期二,晚自习以后,虽然已经快9点了,但我还坐在办公室里批改着学生们的作业,同室的老师都纷纷下班回家了,而我却因为没有家务的负担,一心的加班到很晚,此时,学生们也早已经回家了,楼道里静悄悄的。

    突然!‘当!!!!!’一声巨响,办公室的门被大力的踹了一脚,声音来得太突然了,我浑身一哆嗦,尖叫起来:“呀!”

    但我马上反应过来,快的冲到办公室的门口,打开门冲向楼道,楼道里灯火通明,非常安静,除了我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叮叮’声外什么声音都没有,楼道东西两个口都可以通往楼下,我先是跑到东头的楼梯口,没什么动静,然后我又跑到西边的楼梯口,同样没什么动静,我真想不通,这个小子怎么跑得这么快!

    最后,我急忙跑回办公室,果然在门口的地板上现了灰色的信封,我拣起信封,关好办公室的门,慢慢的回到椅子上坐了下来,一直到心情平静了,我才拆开信封打开了这封用打字机打印的信。

    致100中学最性感、最美丽、最漂亮的刘丽老师:

    我越来越无法控制对老师您的爱慕之情,每天,在我学习到深夜的时候,我钻进被窝,一边幻想着老师的身体,一边迅的撸弄着自己的粗大鸡巴,只要我想到刘丽老师的身体,我的大鸡巴就很快的挺了起来,不知疲惫的高高翘起,从我那粗大的鸡巴头儿里挤出大量的粘粘‘果汁儿’。

    我幻想着老师娇羞的把他们吃掉,耐心的清理着我大鸡巴上的一切……我痛快的扑进老师的怀抱,吃奶头、抠大屄、挖屁眼儿、啃臭脚。

    老师在我的玩弄下哭天喊地,大叫着:“小祖宗!快操进来!快呀!……我痒!我骚!我浪!”……

    我的大鸡巴进入老师骚屄的那一刹那,我们同时吹响了‘快乐进行曲’,你哼,我哈,乐在其中。直到我快要喷的时候,老师您浪浪的叫嚷着:“别,别射在里面,射在我的小嘴儿里,我想尝尝亲老公大精子的味道!我要!我要!”随后,我在老师一再的恳求下终于将我那热热的精液喷射在老师的小嘴儿里……

    仅仅看到这里,我就觉得头脑昏,天旋地转的。也难怪,从小身受良好教育的我怎能接受如此淫秽的词语呢?虽然以前的丈夫因为嫉妒我事业上的成功也曾经在床第之间将我调教得象个淫荡的婊子,但那毕竟是合法夫妻的闺房游戏,可这是……我的大脑几乎无法思考了,感觉好象打翻了五味瓶,娇羞、害臊、期待、幻想、恼怒……这些感觉让我无所是从,我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了。

    沉思良久,我还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只好把信带在身上,把它带回家去。

    就这样,几乎半个学期就快过去了,每隔几天我就会收到这样的来信,整整21封!我觉得自己变得麻木了,最后,每当办公室的门被大力的踹了一脚后,我再也不去象猫捉老鼠似的满楼道寻找,而是慢慢的走到门口,开门,探出头左右看看,然后慢慢的拣起信封,关门。

    随着期末考试临近,我收到的信越来越少,看来这个学生也开始用功起来,至少他还不是那种彻底厌学的同学,对于这个新的现象,我决定提起笔也给他写一封信!

    致无名氏同学: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作为你的老师,我想告诉你,你的信我收到了,内容我也看过了,希望你自重,不要再继续玩捉迷藏的游戏了,我是老师,学过心理学,我知道你不过是处于青春期的一种冲动,我希望你能把全部的精力放到学习中去,以迎接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对于你以前的行为,我可以不追究,但你必须保证不再写信。

    本来我就想这样的,但内心的好奇和一些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想法让我在犹豫了半天以后终于又写下了:

    …无名氏同学,如果你还有什么问题,我也很欢迎与你探讨,但不是写信,你可以给我电子邮件:liuli7981333@sina。……

    写好以后,我把信封在一个信封里,放进办公桌的抽屉中。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由于我要批改作业,所以加班到很晚,当静校以后我把信放在办公室的门口,信封上用红笔着明:无名氏同学收。然后,我便投入到工作中了。工作让我忘记了别的事情,直到晚上9点我准备收拾东西回家的时候才想起了那封信,我急忙走到办公室的门口,打开门,信,竟然不见了!!!

    当时的感觉很奇妙,我期待能有电子邮件给我,又害怕信被别的人拿走,最后我一想,还是潇洒点的好,反正信上又没我的名字,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不承认就是了。

    看来我的信起了作用,从那以后,一直到放暑假,我再没受打扰。

    ……

    ……

    一年一度的长假开始了,我也回到了城里的家,虽然是个偏单,但我仍旧打算买个大一点的房子,对于暑假的安排我也想好了,先在家休息半个月,然后去看看女儿,我还打算带着女儿去省城好好玩几天,还要去北京看看几个长辈……

    北方的夏天是炎热的,这天,我起床后,好好洗了澡,先是吃了顿丰盛的早点,然后打开电视,一边看电视,一边上网,忽然,我现自己的邮箱里有一封署名无名氏同学的新邮件,我的心情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激动起来。我微微哆嗦着点开邮件,里面的信很短,只写了这么几句:

    刘丽老师,我想见你,并和你做爱,如果你同意,请回信,否则我将不再打扰。

    这,这算什么信?简直象是最后通牒!我生气了,把信扔进了‘垃圾筒’。

    ……

    冷静下来,我好好的想了想,自己需要什么?做爱?男人的xx?还是正统的思想?禁欲?

    如果说我还有理智,那么我为什么迟迟不把那21封用打字机打出来的‘流氓信’烧掉?

    为什么我对这件事的态度从愤怒到默然最后甚至是期待!?

    只有一个解释,我也是人,是个女人,是没有男人的女人,我同样需要爱和性,甚至是欲火难以自已!这些天,每每入睡,我无时的不被幻想中的粗大年轻的鸡巴煎熬着,甚至在睡梦中都不由得抠挖阴道和屁眼儿来解渴,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我要!真的需要!

    下定决心,我重新打开电脑,把邮件从‘垃圾筒’又恢复出来,并回了信:

    无名氏,经过我的考虑,我觉得可以尝试一下,但必须保守秘密,如果你能,那么请你回信。

    出邮件以后,我焦急的等待着,令我意外的是,不一会儿,便有了回信。

    致100中学最性感、最美丽、最漂亮的刘丽老师:

    刘老师!我用我最伟大的鸡巴向您致敬!我太兴奋了!太高兴了!!就今天吧,我马上就想去您那里!请您告诉我您的地址。

    我急忙回信:

    无名氏同学,我的地址是:翠柏路,大福园小区,9号楼,3门,301。我希望你能保密,你也必须这样。

    出了信,我好长一段时间头脑中都是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更不知道下面会生什么。我关上电脑,走如卫生间,洗澡。

    洗了澡,我的头脑清醒了一点,我坐在卧室的化妆台前好好的打扮了一下,尽量不去想那些道德、师教、伦理方面的事情。我脱光衣服站在镜子前面自己端详着自己的身体,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我咬了咬唇,从衣柜里翻出一套高级的内衣,纯黑色的乳罩和三角小裤衩,拿着这些,我想起了以前和丈夫做爱时候的情景。不得不承认,以前的死鬼老公在床第间的功夫真是了得,每次做爱,最少也是让我跪在床上磕头求饶。

    记得最让我难忘的一次,他整整在我身上折腾了一夜,最后竟然操得我小便失禁,再加把劲,我竟然屁眼儿开花连大便都被操出来了!但那种肉体上的极度刺激和享受让我无法忘记,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这么渴望性爱的关系吧。

    根据那时候老公的调教,我戴好黑色的乳罩,穿上黑色的裤衩,又找出一双黑色的连裤丝袜和黑色的高跟鞋,神秘而性感的黑色让我看起来更迷人了。

    大白天的,我把所有的窗帘都拉好,然后静静的等待着。

    ‘当当当……当当当……’急促而有力的敲门声惊醒了我,我一下子从沙上‘弹’了起来,快走到门口,我不敢看门镜,生怕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最后,我鼓足勇气拉开了门!

    “呀!是你!!!”看到了门外的人,我震惊当场。

    奇淫宝鉴之校园淫谣三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又瘦又小的老头,戴着瓶子底厚的近视镜,手里拿着一个帐本,原来是我们楼的楼长——徐老头。

    之所以我如此的惊讶,是因为我突然想起了自己一身的打扮,完全是内衣,连个睡衣都没穿呐!这么莽撞的就开门了。

    我急忙关上门,对徐老头喊到:“徐大爷,您,您等等,等等。”

    徐老头好象并没有看到我的打扮,更何况他的近视。徐老头在外面说道:“哦,没事,没事,这个,咱们这个楼呀,最近开展爱国卫生月,灭鼠活动,这个呢,每家收5块钱,这个,5块钱呢,咱们打算呢,买点耗子药,然后呢…”徐老头真是老得够糊涂了,说话都这么罗嗦。

    我有一种失落的感觉,有点恼怒的拿出5块钱塞进他的手里,然后说:“给您钱,再见。”

    也不等徐老头说完,我就关上了门。

    徐老头走了以后,我突然觉得有点疲惫,又有点烦恼,一下子坐进沙里。

    时间指向中午12点,外面的天气渐渐的热了起来,我从冰柜里拿出一瓶汽水儿,心情更加烦躁起来:什么东西!耍人嘛!说来!还不来!死不死!撞死算了!

    我越想越生气,走进卧室,狠狠的把门一摔,倒在床上昏昏睡去。

    朦胧之间,我忽然听到外面好象有人敲门,一下子我就清醒过来,悄悄的打开卧室的门,仔细的听着,果然!尽管敲门的声音不大,但还是可以清楚的听到敲门的声音:‘当当当……当当当……’我慢慢的走到门口,心脏激烈的跳着,甚至感觉手指都有点麻,这次,我打算从门镜里看看,不论看到什么,我都想看看!看!

    敲门声还是有节奏的敲着,越是接近门口,我就越紧张,甚至感觉呼吸都困难了,我对着门镜仔细的看着。

    门外,一个瘦小的身形,个头不高,但显得富有朝气,略显得稚嫩的脸上却显示出聪慧和坚毅的性格,虽然看不清楚他的穿着,不过肯定是一身名牌夏装,因为这身衣服我再熟悉不过了,因为我们班的班长李元一直是这么个打扮!

    刹那间,我什么都明白了!困绕了我将近一个学期的人竟然是我一直以来引以为高一3班的骄傲,全班同学的典范——班长李元!

    我打开了门。

    李元站在门外,几乎没什么表情,只是看着我,眼睛里闪烁着狡颉的光芒。

    我正视着李元,也是不说话,脑子里一片空白。

    “老师,我可以进去吗?”李元突然说话了。

    声音虽然不大,但仿佛有操控我的魔力,我急忙侧过身体,说:“哦,你进来吧。”

    看着个头仅到我胸口的李元走进了房间,我慢慢的把门关好,锁上。

    李元先是看了看客厅的布置,忽然笑着说:“跟我想得差不多。”

    我的脑子还没完全从麻木中恢复过来,下意识的从冰柜里拿出一瓶汽水,对李元说:“来,坐吧,外面是不是很热?喝点饮料吧。”

    我和李元紧挨着坐在了一起。

    李元拿起汽水喝了一口,一时间,房间里安静下来,显得沉闷。

    “那,那些都是你写的?”我好不容易想到一句话,脱口而出。

    “嗯。”李元仿佛什么都没生一样,很随便的答应了一句。

    “李元,我,我真没想到是你,真的,你在班上的学习那么好,你一直…”

    还没等我说完,李元突然打断我说:“我一直就是你这个班主任的骄傲,全班同学的典范,全校的三好学生,父母的乖孩子,老师的乖学生,祖国的未来,社会的栋梁。”李元连珠炮似的,让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呆呆的看着他。

    李元喝了一口汽水,继续说:“刘丽,请允许我这么叫您,因为我今天到您这里来是来约会的,而且是经您同意的,请不要把我当作你的学生了,我是个男人。”

    看着李元小大人似的,我突然有一种好笑的感觉,可就是笑不出来。以前在师范学校学过的那些青春期心理学根本无法解释眼前的这一切,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虽然我面前的李元不过十几岁,但他的心理年龄早就过了他的生理年龄,可我怎么也无法把他当作一个男人来看待,或许是我还没尝试和他生性关系,但目前来说,在我的潜意识里,我开始把他当作一个男人,而不是我的学生!

    犹豫了好久,好久,我终于说了一句话:“我们怎么开始……”

    李元的大眼睛里忽然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

    ……

    ‘唔……唔……’我跪在地板上,李元却是蹲在沙上,好象大便似的,他的两腿分开蹲着,胯下那根还没长毛的大号鸡巴已经粗壮了,硬硬的向前指着,好象军舰上的一门巨炮一般,随着我一下下的用小嘴儿唆了着他那粗大的鸡巴头儿和坚硬的鸡巴茎,李元浑身哆嗦着,两只踩在沙上的脚都有点颤抖了。

    “哦!丽丽!再来!再来!使劲!吃!使劲吃!我就要来了!啊!……”李元闭着眼睛,两只手抓紧我的头,激动的说。

    我几乎想不起我和李元是怎么开始的,好象是先亲嘴儿,然后他拨掉我的乳罩,一边有节奏的捏着我的奶子,一边用手抠着我的屄直到把我弄起了一个小高潮,李元才指导着我‘吹响冲锋号’。我不知李元是从那里学来的这些性技巧,但我不得不承认,李元掌握的火候刚好可以勾起我隐藏多年的性欲,而这个性欲恶魔一旦从我内心爆出来将完全控制我的思维和肉体。

    但李元同样也有弱点,他的实际性经验几乎等于零,和我的这次是他人生的第一次,这对于我来说,不谛是一个莫大的荣幸!

    我耐心的跪在地板上,两只手伸到裤裆里掏弄着浪屄,小嘴儿慢慢而有力的套弄着油亮的大鸡巴头,柔软腻滑的舌头不停的在鸡巴头儿的裂缝上吮吸逗弄,将那一丝丝被挤出的‘特味儿果汁’毫不犹豫地卷进肚子里吞食掉,细细的品味着男性大鸡巴那特有的骚味儿!

    正在兴头上,李元开始威了,他控制着我的头,一下下的撞击着粗大坚硬的鸡巴,虽然还显得有点笨手笨脚的,但已经很难得了,由于粗大的鸡巴实在很壮,目前我还不能一口气就吞到根,但我还是尽力把鸡巴插进小嘴儿里尽量让鸡巴头儿在嗓子眼里多停留一会儿,直到坚持不住才吐出来。

    李元一下下的插入着,忽然他一阵颤抖,死死的将鸡巴头儿顶进我嗓子眼,‘啊!……’浓浓热热的粘稠精子瞬间爆出来,我根本想不了许多,只是下意识的大口吞咽着,一口口充实的精子被我吃了下去。

    ‘唔…’我使劲的吸吮着渐渐变小的大鸡巴头儿,希望能唑出更多的东西,可这第一次的处男精就已经让我吃了个半饱了。

    李元长长的出了口气,一屁股坐在沙上,面带微笑的看着我,而我也是坐在地板上回味着刚才的味道。

    “丽丽,真爽!真兴奋!比我自己弄的时候简直是一天一地!我真幸福!”李元说着。

    我点点头,拿起汽水喝了两口,虽然李元觉得挺爽,可我却越来越觉得屄里瘙痒难耐了!

    到了现在,我已经完全被欲火控制了,丝毫的理性也淹没在性欲的大海里,我迫不及待的冲着李元大大的分开双腿,绷紧脚尖,右手的中指快的抽插着自己的浪屄,小嘴儿里出野性的呼唤:“哦!快!快来呀!亲亲小老公!痒死人了!哦!哦!”

    李元不愧是年轻人,极度富有的活力让他在几分钟以后就恢复了风度,粗大的没毛鸡巴再一次的站了起来,直指我两腿间的浪穴,忽然,李元说:“老师!会不会怀孕呀?”

    我笑着看了看他,心想:这个小鬼还挺认真的。

    我说:“不会啦!老师早就做过结扎,你就放心的来吧!快点!痒死了!”

    李元虽然还不太明白什么是结扎,但我这么一说,他便放心大胆起来,一个‘饿虎扑食’直接扑到我的身上,由于他的体形还小,所以他几乎是被我全身的嫩肉包裹了起来,真是真正的‘温柔乡’里。

    李元一只手狠狠的捏着我的一个大奶子,另一只手伸到我的大腿根上捏弄着我屁股上的厚肉,嘴一张,叼住我另一个奶头使劲的吸吮,胯下的大鸡巴在屄门儿外乱捣乱杵就是插不到位置,我一边激烈的迎合着,一边想到:还是年轻,找不对门路。

    我笑着说:“别着急,慢慢来呀,我帮你弄。”

    说完,我用小手捏着他的鸡巴头顶在屄门上,对他说:“使劲往里操!”

    李元一使劲,巨大的鸡巴头破门而入,我们同时赞叹了一声:“啊!!”

    入到位置,李元开始动了起来,虽然动作还略显得稚嫩,但总算方向正确,前后的抽插操屄逐渐让屄里的淫水浪汤儿多了起来,抽插更加的润滑,李元也渐渐感受到操屄的乐趣!

    ‘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扑哧……’‘啪啪啪啪啪啪……’肉与肉的碰撞带来了精彩的‘操屄交响曲’。紧接着,两位男女高音开始淫颂起伟大的原始诗篇!

    “我……哦!哦!哦!哦!啊!啊!啊!上天了!啊!啊!哦!哦!……”我一边用两条大腿盘绕在李元的屁股上,一边随着他的动作高量的淫唱着。

    “嗯!嗯!唔!老……老师!……丽丽!啊!啊!嘿!嘿!……”李元瘦小的身体中好象蕴涵着无比的力量,粗大而有力的大鸡巴强力的奸淫着我这个39岁的闷骚浪妇,每一个来回,粗大的鸡巴茎上都沾满淫荡的浪汤儿,让鸡巴更加顺滑的在屄里操弄!

    奇淫宝鉴之校园淫谣四

    经过一次充分而快乐的射精,这次李元的鸡巴仿佛毫无感觉一样,这根‘大铁棍’恣意的在我久未经人事的屄里耍弄,每每都让我‘感激涕流’,一股股的骚水儿淫液更是肆无忌惮的奔放起来。

    ‘扑哧……扑哧……扑哧……’伴随着令人神往的抽插之声,我耐心的指点着李元。

    “慢慢……抽……快……插!啊!……”我一边说着,一边用小手抚摩着我们的结合处,梆硬的鸡巴根仿佛巨大的活塞一般出来进去,酣畅淋漓的感觉让我忘乎一切!

    “啊!……啊!……啊!……啊!……”我自内心的大声呼喊着,把一切委屈和期待都娇声的叫了出来,两条结实而有力的大腿像大蛇一样盘绕在李元那瘦小的屁股上,希望他使劲顶!用力操!将我带入奇妙的世界!

    此时,李元也充分感受到征服一个女人的快乐,虽然他的个头比我矮,体重没我重,年龄更没我大,但这个少年终于第一次用他那与生俱来的天性武器征服了第一个女人,他尊重的老师,他性幻想的玩伴,以及即将成为他跨下之臣的骚货。

    李元痛快的大动着,动作越的熟练,也逐渐的掌握了控制的技巧,粗大的鸡巴轻抽三下再一贯而入,轻抽九下再一插到底,温暖的嫩肉更加刺激了他的神经,李元快的抽插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伴随着加的抽插我也激动的叫了起来:“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突然,我只觉得小腹一热,浑身一紧,好象失禁似的,一股热流鱼贯喷出,我竟高潮了!!!

    “哎呀!!!!!”我大叫一声,浑身的肌肉先是一绷,死命的抱紧李元,两只柔嫩的小脚瞬间绷得直直的,紧接着,好象突然失去一切力量似的,我猛然间变成一滩软泥,竟然丝毫的力量也没有了,任凭屄里的精水儿往外流,大脑一片空白,除了快乐!就是快乐!……

    “唉唉……啊!……”李元在这个时候也终于放射了,我只觉得屄里的大鸡巴一涨!再涨!再一涨!火热火热的大精子喷射了出来,立时烫得我叫了起来:“啊!啊!唉!……”

    我和李元都大口大口的喘起气来……

    ……

    ‘呼……’我长长的出了口气,仍旧躺在地板上回味着刚才那久违了的性高潮,简直太过奇妙了!我看了看还在我身上玩着奶子的李元,虽然他的鸡巴已经缩小,但好象性的欲望并没减退,两只手分别攥着我的两个大奶子,嘴巴在两个乳头上来回忙活着吸吮,把一个好好的乳头吮吸得红通通的。

    看着他的样子,我‘扑哧’一声娇笑出来,说:“老公!别吸了,早没奶了。”

    李元抬头看着我,笑着说:“我小的时候是喝牛奶长大的,就算没奶了,我也要好好吸吸,啊!真过瘾呀!”

    我们玩了一会儿,李元从我身上下来,一屁股坐进沙里,对我说:“给我拿汽水,我渴了。”

    我站起来,用卫生纸把屄擦了擦,急忙到厨房里拿出两瓶汽水,坐在李元的身边一起喝着。李元一口气喝了半瓶汽水,舒服的说:“真好,解渴!”

    我笑着看着他,说:“慢点喝,别呛着。”

    李元说:“对了,老师,我打算在你这里住几天,怎么样?”

    我心里高兴,但说:“那你不回你姥姥家了,行吗?”

    根据我知道的,李元的父母都在150公里以外的省城工作,平常的时候他就住在他姥姥家。李元的姥爷早就死了,他姥姥是退休的老干部,家境很好,只不过上次我去他家家访的时候,好象他的姥姥并不怎么关心李元,说话也是不冷不热的。

    听完我的话,李元说:“我姥姥?她才不管我呢!以前还好,还过问我的学习,可现在,哼!不知道她跟谁学的,练了一个什么什么功,简直都入迷了!整天就在她的房间里,听磁带、看录象、读课本,每天早晨5点就出去练功去了,连早点都不管了!别说我几天不回去,就是我一个月不回去,她也不管。”

    我听了挺吃惊,说:“什么功这么邪门呀?连外孙子都能不管了。”

    李元‘哼’了一声说:“我怎么知道?我姥姥曾经还拉着我一起练功呢,还给我讲什么轮回呀,教益呀,我根本没听,有那功夫我还不如看看书,学习学习呢。”

    我对李元的这番话很满意,学生嘛,就应该这样,有时间就念书,那才是好学生呢。我笑着说:“如果你想在老师这玩几天,那没问题,不过,你也要注意身体,年轻人,不能太过力的,对身体不好。另外,虽然现在开始放暑假了,你也要时常看看书,明年你就高二了,学习很紧张的,要有心理准备呀。”

    李元听完,点点头,说:“你放心吧,我知道了,哦,我现在有点饿了,你去给我弄点吃的吧?”

    我点点头,从沙上站起来,刚要穿衣服,李元突然说:“别穿了,怪麻烦的,嗯,要不这样,你只穿着丝袜和高跟鞋,这样看起来才带劲呢!”

    我轻轻的用手指点了他一下,笑着说:“就你主意多!”

    回到卧室,我打开衣柜,翻了老半天,才翻出一条开裆的高弹加厚的肉色连裤丝袜,这可是日本名牌呢,我花了好多钱买的,可因为总觉得太开放了,所以就一直没穿,没想到这次用上了。

    穿上了这件‘开裆裤’丝袜,我对着镜子一照,好么!前面的黑毛儿屄,后面的大屁股都露着呢!再加上两个大奶子,简直成了…我竟然有点臊了。最后,我又找出一双崭新的黑色高跟鞋,然后一扭一扭的走了出去。

    李元正看电视,一见我的打扮,高兴得说:“真好!好极了!好老师!……哦……”

    李元一边瞪大眼睛看着我,一边用手急的摆弄着刚刚软下去的鸡巴,一边紧张的说:“哦……老师!……简直……简直和我想象中的太……太吻合了!!我……啊!”

    我根本不知所措,只是站在那里,看着李元摆弄着鸡巴,软软的鸡巴竟然慢慢的硬了起来!

    让我无法理解的是,李元的反应太强烈了,我不过换了条丝袜而已,不过,我听李元的话中也多少明白了一点,我无意中的打扮,却正好和他日思夜想的淫幻想重合了!所以才能这么刺激他,对吗?我不敢肯定。

    我走到李元身边,蹲在他面前,从他手里接过梆硬的大鸡巴轻轻的撸弄着,小声的说:“不要太辛苦哦?有的是时间,我先给你整顿饭吃,吃饱了咱们再继续玩,好吗?”

    李元此时也冷静下来了,鸡巴迅的变软,李元一摸肚子,对我说:“我还真有点饿了,老师你先给我做饭吧,我真的饿了。”

    我高兴的站起来,走向厨房。

    ‘唉……’真有点兴奋,还是第一次这么光着屁股给男人弄饭吃,简直太淫荡了!

    我一边弄着菜,一边轻轻的夹着腿,一阵阵瘙痒从屄的深处传来,我不禁微微的哆嗦了一下,了不得了!从屄屄里竟然涌出了一股浪液,粘粘的,我急忙放下手里的菜,轻轻的用中指在屄门处抹了一下,伸手一看,中指上全是透明的黏液,啊!……我更加兴奋了,淫乱的思想控制了我的身体,慌乱间,我竟然将中指放进自己的小嘴儿里细细的用舌头品味着!

    那骚骚的气息让我难以控制,大脑仿佛又开始麻痹了……

    这顿饭一直做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做好,等我把饭菜摆在桌子上的时候,李元已经迫不及待的大口吃了起来,我也觉得有点饿了,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我也高兴的饱餐了一顿。

    午后。

    气温达到了一天的最高。

    我和李元坐在有空调的客厅里,吃饱喝足,我俩都倒在沙上休息。

    李元一边躺着,一边胡琢磨着,对我说:“老师,咱们玩新鲜的,一会儿,你穿上工作的衣服,咱们来上课,然后……”

    还没等李元说完,我就打断了他:“行了。你呀,才刚刚尝了点甜头就想胡来,这个我可不答应,你目前的经验太少,做爱的时候还是很笨呢,控制不好,一会儿就没力气了,做爱和学习一样,都要先打好扎实的基础才行呢!不会走,就想跑,这可不行。”

    李元听完,点点头,说:“你说得对,不愧是老师,我听您的,那咱们就继续做爱!”

    说完,李元突然扑到我的怀里……

    整整一个下午,李元都骑在我的身上没下来,随着射精次数的增多,李元的鸡巴越来越不敏感,有时候连续操弄几十分钟都没什么感觉。而我可惨了,应该说我可幸福了,整整一个下午,在饱涨大鸡巴的充实下,我的高潮一直不断,大潮一次接一次,小高潮也让我欲仙欲死,屄里的淫水儿流了又有,弄得我要死要活的真是快乐到了极限!

    在激烈的做爱中,我逐渐将自己知道的各种做爱经验和手法传授给李元,一边讲课,一边实践,李元在突击的学习中很快掌握了要领,手段越来越老道,手法越来越娴熟,尤其是在控制我的高潮方面,他想让我什么时候高潮就什么时候高潮,想让我叫什么就叫什么,甚至连控制我叫床音量的高低都做得非常出色。整整一天,我和李元几乎是腻在一起,晚上早早的就休息了。

    转天,李元很早就起来了,上厕所的时候,他对我说他的鸡巴很痛,尤其是撒尿的时候,我急忙把他拉过来仔细的看着,只见粉嘟嘟的鸡巴头竟然有些微微的肿胀,我心想:这是不是人们常说的‘淹着了’?听说以前年小的男人和比自己大的女人上床的时候经常会这样,看来李元就是这样了。

    随后,我急忙从冰箱里拿出几个冰块放在纱布里,然后让他自己用冰镇着,这才感觉好了点。我怕出事,不敢再让他和我做爱了,至少也要让他休息几天,我对李元说:“这几天你先休息休息,没什么,别担心,过几天就会好的,这样吧,你回家,散散心,休息休息,过几天再来。”

    李元也很同意我的意见,他穿好衣服,我也穿了件衣服,到了楼下,我叫来出租车送他回家,在车上,我从钱包里拿出500元钱塞在李元的口袋里说:“这几天好好休息,想吃什么,拿钱去买,想玩什么就去玩,不过要注意安全,等过几天没事的时候,你要是愿意来,就来找我。”

    李元也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我一直把李元送进家门,还到他的房间坐了一会儿。

    他姥姥家装修得挺气派,家具也都是高档的,只不过显得有点冷清。李元的姥姥果然象他说的那样,见到我这个李元的班主任竟象没看见一样,连招呼都不打,这可和我上次来他家大不一样,上次他姥姥又是倒水又是弄饭的好不热情,还拉着我和我说了好半天的话,可这次简直象变了个人似的,两眼傻,嘴里好象总叨咕什么,看见我和李元,一句话也不说,钻进她的房间便不再出来了。

    我看了看李元,李元也做了个无奈的姿势,说:“你看见了吧?她现在就是这样了,整天就在她的卧室里,练功、看录象带、听磁带,简直入魔了。真没办法。”

    我也觉得有点不可理解,什么功,能把人的脾气秉性都练没了?可见,这些东西真是害人哦!

    我从李元家出来,回到自己家,先是整理了一下房间,然后好好洗洗澡,昨天一天的做爱简直让我精力焕,觉得自己仿佛又年轻了好几岁,休息了一下以后,我穿好衣服带上一切钱从家里出来,我的目标是省城,我要去看看女儿。

    奇淫宝鉴之校园淫谣五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