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总裁的七日索情 > 正文 番外2:听,幸福在唱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总裁的七日索情》正文 番外2:听,幸福在唱歌

    符天恒和顾雪结婚七周年,唐维依和唐钧烨结婚三周年。

    当年唐维依和唐钧烨是在国外登记的,结婚之后也一直都住在国外。一个七周年,一个三周年的这一天唐维依回国探亲,和顾雪相聚在以前她们上大学的时候经常去的那一家咖啡馆里。

    好几年没有见面的姐妹,一见面总是有太多的话要说,唐维依这些年在国外生活的不错,整个人除去了少女时代的那种青涩,更多了一份少妩媚,只是一开口,语气却不胜唏嘘。怎想们也。

    “我记得以前,我们最喜欢来这家咖啡馆……那时候我暗恋隔壁班的帅哥,现在想想真是幼稚可笑。”唐维依双手捧着咖啡杯,思绪仿佛是陷入了某一种回忆之中,眼角眉梢却是有些暖意,她还是和以前一样,话闸子一打开,就喋喋不休会说个不停,“……唉,顾雪,你还记得么?那时候我暗恋的那个帅哥,唐钧烨那个混蛋竟然暗地里把他给吓跑了,为了这个我还伤心了好久……”

    “后来你还为了这件事情绝食抗议嘛。”顾雪的声音很是柔和,人都说岁月是把杀猪刀,却是在她的身上失效了,她还是一如当年那样,温婉可人,微微一笑,都会晃动着人的视线,让人移不开眼睛。

    “现在想想,我就是觉得唐钧烨那个闷骚,肯定一直以来都计划好了的!而且……”她忽然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顾雪,我和那混蛋,好像是进入了传说中的三年之痒……”

    顾雪顿时眼角一跳,霹雳啪嗒一大堆的问题:“啊?为什么这么说啊?唐钧烨欺负你吗?他怎么你了?”

    唐维依这个时候停着一个五个月大微微隆起的肚子拍案而起,“他要是怎么我那还好了!”拍完又迅速地焉在了沙发上,闷闷地说:“他就是不怎么我啊,明明以前他一直都很喜欢怎么我的,可是最近……我就想吧,他不怎么我,那我就是去怎么他吧,我主动还不行么?可是……我刚刚准备好了去怎么他的,靠,他竟然推开了我……”

    听了唐维依的解释,坐在一旁喝着奶昔的顾雪这个时候抬起头来,眼神已经变得淡定了。

    唐维依却还是在唉声叹气,“唉,你说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呢?刚刚开始的时候喜欢的很,每天晚上都如狼似虎,可是时间一长,也就腻味了……也对,你说一个人一天到晚对着同一盘菜能不腻么?我现在总算是明白了,小时候看的童话故事,为什么每一次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是让王子和公主在一起了,却没有下文了,每一次都让我意犹未尽,现在我知道了!因为那婚姻完全就是毁灭幸福的嘛,指不定哪一天就突然离婚了,也不能在一起了……”

    回去的路上,顾雪坐在车子里,雷笙亲自开的车,车厢里放着舒缓情绪的隐约,她的神情却是有点飘忽。

    “夫人,去接少爷和小姐放学么?”

    可可和乐乐已经十一岁了,现在就在g市最好的小学上学,顾雪每天都没有什么事情,所以一般都会让雷笙开车亲自去接他们放学。

    后车座好半天都没有反应,雷笙透过后视镜一看,发现顾雪怔怔地出神,他又叫了她一声,“夫人?您有什么心事么?”

    顾雪这才反应过来,掩饰地笑了笑,“没有,你说什么?”

    这样还说没有心事?

    雷笙也不挑破她,重复了一遍,“去接少爷和小姐么?”

    “去吧。”顿了顿,又说:“你去,我有点别的事情。”

    雷笙不太放心她一个人下车,不过顾雪坚持着,她也没有办法,最后他开车去接孩子放学,顾雪打了一辆车直接去了符天恒的公司。

    其实她一直都在想唐维依说的话,三年之痒,她和符天恒都已经七年了,她可记得七年是一个大关呢,不是她不相信他,只是最近他好像总是很晚回家,之前不觉得有什么,现在想想,他最近到底在忙什么?

    今天可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虽然七年了……虽然她从来都说,这样的日子不用太过铺张,可是他到现在都毫无动静,她总觉得十分不安。

    到了公司,公司的员工自然都是认识她的,顾雪一路通行无阻到了最顶层,结果秘书却告诉她,符天恒并不在公司。

    她的心哐当一下,就跌落到了最底层,下意识地追问:“他这几天都有加班么?”

    秘书十分敬业地摇了摇头,“符总最近都很早下班了。”

    顾雪的眼眶不由地红了红,碍于外人在场,她自然不好多说什么,于是若无其事地点点头,“谢谢你,你去忙吧。”

    等秘书一走,她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公司,直接回到了家。

    雷笙已经把两个孩子接了回来,可可一贯都是比较沉默的,乐乐倒是比较闹腾,两兄妹正在写作业,顾雪没有去吵他们,回到了家,直接到了房间。

    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她心中不安极了,难道真的被依依说中,三年之痒过了就是七年之痒么?

    可是最近的媒体也没有报出他和谁谁谁交往过密啊,会不会他隐瞒了自己,外面也藏了个女人?

    越想越不对劲,想要给他打电话,又觉得小题大做,万一什么都没有,那不是不相信他么?

    为了不让自己胡思乱想,她索性去洗了个澡,洗完澡准备早点休息,谁知道等她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符天恒已经回来了,高大挺拔的身影正站在衣帽间换衣服,头发湿漉漉的,显然是用别的浴室洗过澡了。

    一下午都担惊受怕的,现在突然看到了他,心头又觉得委屈极了!

    “今天你去公司找过我么?”他随手扣着睡衣的扣子,挑着眉问她。

    顾雪咬了咬唇,心想着,豁出去了,道:“是啊!你为什么骗我?”

    “嗯?”他一副难以理解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