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劲歌香江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收买人心(求点赞)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劲歌香江》 第一百八十九章 收买人心(求点赞)

    钟振涛的不雅照事件爆发之后,《青蛙王子》剧组马上又打电话给华星,再次邀请韩劲出演这部戏的男主角。

    这一次,苏孝良和陈淑蒶对他们可就没之前那么客气了,一口价片酬叫到了三十万港币,概不打折。

    《青蛙王子》这部戏筹措了十几天的时间,所有人马都已经到齐了,马上就要到夏威夷开拍了。

    现在男主角却突然出了这个事,让剧组所有的工作都只能暂停。剧组其他演员、工作人员等也只能干等着,停拍一天损失就是上万块。

    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找另外一个人担当主演来救火。因此虽然华星唱片这次狮子大开口,《青蛙王子》剧组也只能咬牙吞下苦果。

    韩劲第一部电影就拿到三十万片酬,已经进入到了小咖影星的行列。

    在香港一线男星片酬最高的为许贯杰,八二年拍《最佳拍档》片酬两百万,加日本卖埠的花红。

    当年许氏兄弟的鬼马喜剧作品在日本大卖,许氏喜剧风靡日本,因此凭许贯杰这块招牌,在日本还是可以赚上一笔的。因此保守估计《最佳拍档》这部戏,至少令许贯杰收入超过三百万港币。

    除此之外,嘉禾的程龙因为这两年进军好莱坞,拍摄《威龙猛探》、《炮弹飞车》等多部影片,所以片酬也开始与好莱坞影星看齐,预估片酬也有两百万港币以上。

    韩劲第一部电影就拿到三十万片酬,并且还能够做到主演这么好,比tvb其他的艺人运气要好多了。

    刘德桦第一部电影《彩云曲》只是客串,第二部戏《投奔怒海》演第二男主角。片酬只有两万港币而已。

    敲定档期,签好合约,收到订金之后,韩劲马上起身,来到《青蛙王子》剧组报道。

    还未来得及和剧组其他演员见面。就马上被王精导演拉着,上了飞往夏威夷的飞机,同行的只有陈佰祥和几位剧组人员。

    陈佰祥和钟振涛分属老友,相交多年,想不到他会出这样的事,让韩劲半路摘了桃子。因此对他的态度十分冷淡,从去机场到上机几乎全程黑脸,没有任何交流。

    “王导演,不是说去夏威夷拍和女孩子相遇那一场戏么,怎么就只有我和陈先生两个人?”韩劲疑惑的问道。

    “噢。麦姬和切丽的签证办不下来,这次只有我们先去了。”王精笑了笑道。

    韩劲一愣,“这能行么,少了她们,那还怎么拍呢?”他有些疑惑的道。

    “没关系的,回头在巴厘岛补拍就行了。只要剪辑的好,一切都没问题。”王精眨了眨眼,胸有成竹的笑道。

    韩劲一听。也不禁为他的急智喝彩,这种方法也只有像王精这样的“桥王”才想得出来。

    “去夏威夷要飞十多个小时呢,啊。真是无聊呀。”陈佰祥在一旁打着哈欠道,“阿晶,不如我们打牌好不好?”

    “不打,最憎恨赌钱了。”王精摆摆手道。

    韩劲不禁讶异的看了他一眼,心想你若是憎恨赌钱的话,为何又要拍那么多赌片呢?

    他可记得王精拍过不少赌片的。如《赌神》、《赌侠》、《上海滩赌圣》等等,几乎成了香港赌片的代表人物。

    像这样的人竟然最恨的就是赌钱。难道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相爱相杀”?!

    “你不来,那阿劲咱们俩来。”陈佰祥一指韩劲道。

    “我?!陈先生。我也不会打牌呀。”韩劲摆摆手道,“你还是去找别人吧。”

    “唉,不会才要学呀。来,来,我教你。”陈佰祥道,“保证你一学就会,一玩就有瘾~”

    “会上瘾的呀?!那我还是不学了。陈先生,不如我到后面坐,让其他兄弟陪你玩好么?”韩劲笑着提议道。

    “别,别找我们。叻哥的牌技太好了,只怕会把我们差旅费都赢过去不可。”后面的剧组成员都俯首求饶道。

    “看看,才不过赢了你们一点点小钱吗,至于这么可怜巴巴的?”陈佰祥鄙视的说了一声,随后又向韩劲笑道,“阿劲,看来只有你陪我了。来嘛,陪我耍两把,最多咱们玩小一点。”

    “阿劲,你就意思意思陪他玩两把吧,不然赌鬼的瘾头上来,可是抓心挠肝相当难熬的。”王晶笑着说道。

    韩劲点了点头,“那好吧,那我就陪陈先生玩两把,不过你得教教我才行呀。”

    陈佰祥见终于韩劲终于肯陪自己玩了,不禁开心不已,心想这次还不把你赢惨了,也算我替老友阿b报仇了。

    他连忙从兜里取出一副扑克来,“看好了呀,这扑克可是新的,还没有开封呢。别输了钱,回头说我出老千。”

    “陈先生多虑了,我没那么小气的。”韩劲忙摆摆手笑道。

    陈佰祥将扑克拆封,随后取出来,当着韩劲将牌展开,又合上,然后快速的洗起牌来。看他一副熟练地样子,果然是賭场老手了。

    韩劲目不转睛的仔细看着他洗牌,一面暗暗将所有牌的位置、特征通通记录了下来。

    陈佰祥有意炫耀自己的洗牌绝技,各种花式的洗牌手法如开扇子、合扇子、单开扇、单指翻挖牌、纸牌瀑布等一一展示,也给足了韩劲记忆的时间。

    片刻之后,陈佰祥才将牌洗完,然后放在了餐桌架上。

    “阿晶,你既然然不玩牌,那就负责帮我们发牌吧。”陈佰祥说道,“阿劲,你有没有意见呀?”

    韩劲摇摇头,“没有,我绝对信得过王导演。”

    “恩,那就开始啦,头两局试试手,咱们就不玩真的。顺道我把梭哈的规则交给你。”陈佰祥笑着说道。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