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劲歌香江 > 第六百二十四章牛在天上飞求订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劲歌香江》 第六百二十四章牛在天上飞求订阅

    热门推荐:、、、、、、、

    “你tm烧糊涂了吧,瞎说什么胡话,韩劲哪来的五亿美元注资永盛?”邹文淮大声呵斥道。

    刚刚他被左功明气了一肚子火没处撒,这会儿正好撒在何贯昌的身上。

    “不是,是真的。他去年趁着广场协议,炒外汇赚到的。”何贯昌连忙解释道。“而且据说他现在的身家,比李家诚还要多的多。”

    “……”邹文淮顿时愣住了,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嘉禾还真是有麻烦了。

    “你们究竟在说哪一位?”左功明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忍不住疑惑的问道。

    “左先生,难道你不知道韩劲这个人么?”何贯昌向左功明说道,“就是那个唱歌跳舞非常厉害的那个人。”

    “他呀?!我知道,前年还在我的秀场表演过,让干嘛就干嘛,像条狗一样。”左功明不屑的说道。

    “……”邹文淮和何贯昌对视一眼,都忍不住暗骂道,“你tm才像狗一样,一点脑子都没有,四海帮怎么派出这么个废物来跟自己合作。”

    “左先生,韩劲早已经不是吴下阿蒙了。”邹文淮说道,“他现在的身家起码都在二十亿港币以上,你千万不要小看了他。”

    “艹,有什么大不了的,回头我就找人干了他。再有钱的人,也不过值一粒子弹而已。”左功明不屑的道。

    现在台湾十大枪击要犯,有两人都是他的手下,当真是冷酷无情,杀人不眨眼的。别说是韩劲一位富翁了,就算是台湾总统,只要挡了他的路都敢杀。

    邹文淮和何贯昌互视一眼。心想黑x会就是黑x会,动不动就说要杀人的。你若是真能杀了倒也罢了,如果到时候真的杀不了。别说你要倒霉连我们嘉禾也要倒霉。

    这年头,想找一位亡命之徒并不难。别说那些凶残狠辣的大圈仔,就说香港本土也能找出不怕死的人。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花上一两百万港币,什么杀手都能请得到。

    但是做生意不是这么做的,还是有规矩要遵守的。

    不然整天喊打喊杀,就算一时赚了钱,也根本兴盛不了太长时间。

    否则现在香港最有钱的人就不是李家诚、霍鹰东、郭炳湘,而是和胜和、新义安、14k的大佬了。

    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就算真要动杀招,也是情势到了最紧迫的时候,没有任何生路,方才要拼死一搏。

    现在这情势虽然严峻,但却依然还有路可走。

    邹文淮也轻易不敢动杀机,否则到时候事情不谐,害人不成终害己。

    “左先生。不要冲动,事情没到那个地步。”邹文淮劝道,“他现在只是向自家公司注资而已。跟我们没什么关系,我们自己管好自己的事就好了。”

    “呸!怂包!你们怕他,我可不怕他!我话说在前面,你们现在不干掉他,早晚有一天自己会倒霉。到时候可别再来求我帮你们收拾残局!”左功明吐了口唾沫道。

    他虽然不太懂生意上的事,但却知道江湖中的事。

    如果在他的地盘,有一家帮派正在迅速崛起,他一定会非常重视,并且赶在那家帮派到达巅峰之前。就先把他们干掉。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最省事的办法。自然就是把他们帮派的老大干掉。这样剩下的人群龙无首,就成一盘散沙。到时候或清剿。或收编,还不都是自己说了算嘛。

    只是自己这样好的建议,竟然不被人接受,真是亏了自己一番好心,让左功明也对邹文淮、何贯昌的优柔寡断、妇人之仁鄙视不已。

    邹文淮和何贯昌听左功明当面骂自己是“怂包”,也不禁老脸一红。

    自从嘉禾有了李小龙,发展壮大之后,就再没有人敢这么对他们两人说话。

    怎么说他们都是香港的影坛大亨,社会名流,身家亿万。

    就算是程龙、洪京宝这些一线明星,在他们面前都是恭恭敬敬的。

    和胜和、新义安、14k的大佬也给他们三分薄面。

    现在却被一个台湾来的堂口大哥当面吐唾沫,而且还被骂是“怂包”,这可真的是奇耻大辱。

    “妈的,早知道台湾帮派这么混蛋,当初就不应该答应跟他们合作。”邹文淮郁闷的心道。

    他本来以为引入台湾片商的资金,既可以借机发展嘉禾影业,也可以利用台湾黑帮压制韩劲。现在看来,这台湾黑帮分明是一把双刃剑,不只能伤敌,也会伤到自己。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不想现在跟台湾黑帮翻脸,因为那样的话,可就是内忧外患,左右加攻,到时候嘉禾想不死都难了。

    “左先生,这件事非同小可,我们要从长计议才是。”邹文淮想了想说道,“咱们现在还是别谈这个了,现在也已经到中午了,不如我们请你吃饭,好不好?”

    “好是好,不过要有女明星作陪哦。”左功明笑道,“我看胡惠中、锺楚红就不错。”

    何贯昌一听不禁黑了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