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劲歌香江 > 第六百二十八章葬花吟求订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劲歌香江》 第六百二十八章葬花吟求订阅

    看《劲歌香江》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韩劲笑了笑,将美国的音乐版权制度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最后说道,“在美国那边写歌是很赚钱的,只要有那么一首歌唱红了,这辈子就不用犯愁了。⊙小說,”

    “哇,真的么?”众人听了,都忍不住心生羡慕道。恨不能自己也通音律,懂创作,如果能写出几首好歌来,这辈子就不愁吃穿了。

    “王叔叔!”饰演惜春的胡泽鸿忽然叫道,“快去美国吧,到那里你写几首歌,就不愁吃穿了。”

    韩劲寻声看去,就见一个中年男子,正在湖边散着步,看他眉头紧皱的样子,应该是创作遇到瓶颈了。

    “老王,过来一下,给你介绍一位稀客。”王福林导演招招手道。

    那位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快步的走了过来,“王导。”

    “恩,这位是香港来的韩劲先生,也是我们红楼剧组的大恩人。”王福林笑着介绍道,“韩先生,这位就是我们红楼剧组的作曲家王利平。”

    韩劲马上肃然起敬,这可是位牛人呀。

    先别提他的作品了,光说他顶在头上的头衔,就能把人吓一溜跟头。

    全国政协委员,中影乐团团长,全国人大代表,民主促进会副主席……

    而令韩劲更在意的是他中國音乐著作权协会主席的身份。

    中國音乐著作权协会,可是内地乐坛地位最高的组织,唯一专门维护作曲者、作词者和其他音乐著作权人合法权益的非营利性机构。

    词曲作者能不能拿到自己的钱,都得看人家的脸色,因此这一组织虽然是非盈利机构。却是所有内地音乐人的顶头上司。

    韩劲对这家机构也是又敬又恨,因为他前世写的很多歌曲,虽然都唱的街知巷闻,但是他这位创作者却捞不到一分钱。

    “噢,韩先生,你好。”王利平一听眼前之人是韩劲。连忙微笑着说道。

    韩劲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好。”

    王利平见韩劲如此冷淡,不禁一愣,心想香港人就是傲的很。

    “王叔叔,刚才听韩先生说,美国那边写歌可赚钱了。你也想法儿去美国吧,写几首歌就发大财了。”胡泽鸿笑着说道。

    王利平听了微微一笑,“傻孩子,人家说的是英文歌曲。我只会写中國歌而已,去了美国也不中用的,人家也不会喜欢的。”

    “原来是这样,那韩先生怎么能写英文歌儿呢?”胡泽鸿点了点头,随后又疑惑的问道。

    “人家香港现在是英国的,韩先生是香港人,自然是会英语的了。”沈凌笑着说道。

    “这样呀,那太可惜了。王叔叔你赚不了钱了。”胡泽鸿摇摇头道。

    韩劲冷笑了一声,“其实在国内写歌也未必赚不了钱的。欧美国家写歌赚钱。是因为它们有ascap这样的版权保护协会,所有词曲作者都是这个协会的会员。凡是使用这首歌的人,都需要向ascap缴纳版权费。但是在国内却还没有这样的组织,词曲作者的权益也就得不到保护。”

    “如果国内也有这样的版权保护组织,以现在国内音乐的繁荣程度,词曲作者也是可以赚到不少钱的。多的不敢说。起码几十万,几百万还是赚得到的。”韩劲说道。

    八零年代,国内音乐市场出奇的繁荣。李铃玉的一盘卡带能卖到三千万张,张明敏的《我的中国心》可以唱到街知巷闻。如果这些都能够收取到版税的话,词曲作者还真是能赚到不少钱呢。

    “哇。能赚这么多,别是骗人的吧?”在场的众人听到韩劲这么说,都不禁惊讶的道,实在没想到写歌还能赚这么多钱。要知道在八零年代,就算是万元户,都是稀罕物呢。

    “韩先生说的不错,只是可惜我们国家没有这样的版权保护组织,能为我们词曲创作人谋福祉。”王利平叹了一口气道,他之前也创作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歌曲,像电影《少林寺》中的《牧羊曲》就是出自他的手笔。

    以当年《少林寺》数亿人民币的票房来看,如果是换到美国,王利平单凭这首《牧羊曲》就能赚数百万美元。只可惜的是,现在别说百万美元了,他连一百人民币都没有拿到。

    “如果我有一天能够看到这组织成立就好了。”王利平又道。

    “就怕组织成立了,也不干什么好事。”韩劲冷笑着说道。

    “韩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王利平见韩劲说的奇怪,不禁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只希望王先生莫忘初心,永远记住现在的话就好。”韩劲冷笑着说道。

    大家见他语气似乎有些不对,不禁疑惑的看着他跟王利平两人。

    如果不是知道他们两人今天才第一次见面,大家都要疑心是不是两人有什么世仇了。

    王利平也感到有些疑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得罪韩劲了,他好像句句话都冲着自己似的。

    韩劲也注意到了大家疑惑的目光,只是他不愿解释,也不能解释。

    大家立在那里尴尬了一阵,张丽忽然笑了笑,“王叔叔,刚才你在湖那边想什么呢,那么出神?”

    “噢,我还在琢磨《葬花吟》这首歌的曲该怎么配。”王利平皱着眉头说道,“实在是太难了,写了一年多了,还没有什么头绪。”

    前世,《葬花吟》这首歌王利平琢磨了长达一年零九个月的时间,可是说是披肝沥胆,绞尽了脑汁。

    “噗嗤!”郭晓珍忍不住一笑,看着韩劲说道,“王叔叔,不必犯愁了。今天不是有韩先生在这里么。都说他是创作才子,不如让他试一试呀。”

    “唉,这倒是个好主意。不是都说韩先生你‘七步能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