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劲歌香江 > 第六百二十章认祖归宗求订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劲歌香江》 第六百二十章认祖归宗求订阅

    演唱了两首歌之后,韩劲深鞠一躬,在观众的掌声之中回到了台下。

    随后张徳兰又上台,给观众带来两首歌,一首《光美》,一首《祝福歌》。

    因为她长得人甜声美,再加上两首歌也是非常动听,因此也同样受到了大家的欢迎。

    张徳兰的表演结束后,又有姜鲲的相声、国母、蒋大爲的歌,最后压轴出场表演的是陈珮斯和朱时贸的小品。

    单看这出场的时间,就知道现在春晚谁是最大的角儿了。而两人的《卖羊肉串》也的确是非常不错的小品,把台下观众都逗得乐得不行,连之前已经看了好多遍的韩劲,再看一次同样觉得十分滑稽。

    这两位演员浑身都是戏,无论人物设定,剧情编排,还是节奏把握,都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实在不亚于周星弛、许贯文这些喜剧之王。

    陈珮斯、朱时贸两人表演结束之后,还差三分钟就到凌晨十二点。

    姜鲲又带着王钢、刘小庆等上台给大家猜了个谜语,又磨蹭了两分多钟。看看时间差不多要到十二点整点时,所有主持人一起上台领着大家一起倒计时。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新年快乐!”大家一起喊道。

    “彭姐,过年好!祝你新年快乐!”韩劲拱手笑道。

    “韩先生,祝你也新年快乐!”国母也笑道。

    “劲少,过年好,恭喜恭喜。”张徳兰也笑着向韩劲说道。

    “同喜同喜。”韩劲也笑道,随后随大家一起上台,为观众演唱最后一首《拜年歌》。

    现在的春晚不像后世的春晚,凌晨钟声敲响之后,还有一些节目再上映。现在是凌晨钟声敲响之后,基本上整场晚会也就结束了。

    唱完拜年歌后,大家都道一声新年快乐,然后整场晚会也就宣告结束。

    忙乱了一会儿之后,韩劲和张徳兰一起坐车回友谊宾馆。

    “劲少,你今天就坐飞机回去了呀?”张徳兰笑着问道。

    “是呀,来内地也有半个月了,也是时候该回去一下了。”韩劲笑着说道,一想到在香港热切盼望的美娇娘,他的心里就热乎乎的,恨不能长翅膀飞回去。

    张徳兰点了点头,“唉,那这京城不就剩我一个人了么?”

    “没关系的,虽然只剩一个人,但是你却并不孤单呀。有千千万万的同胞陪着你呢。”韩劲笑道。

    张徳兰听他这么说,也不禁笑了笑。

    ……

    回到友谊宾馆,韩劲先给曾华蒨等人挨个打电话过去拜年,答应她们自己今天下午就回去了,然后才又上床睡觉。

    早起之后,韩劲收拾好行李,准备好了飞机票,然后下楼去吃早餐。

    刚到楼下,就见到一位身材高大,器宇轩昂的男子走了过来,“您好,请问您是韩劲先生么?”

    “没错,我就是。”韩劲点了点头,“你是……”

    “噢,我是中央警备团上尉连长陈锋,这是我的军官证。”那位男子从怀中掏出一个证件来道。

    韩劲接过来一看,不禁肃然起敬,这不就是传说中的“中南海保镖”么!

    “你好,陈连长,幸会幸会。”韩劲将证件递还给他,然后笑着伸出手来道,“不知道陈连长找我有什么事?”

    “我是奉夫人之命,请您过去做客的。”陈锋解释道。

    韩劲一愣,随后想起了那位古怪的老太太。

    恩,也的确只有内地的高层,才能不声不响的在香港置下一片产业吧。

    “恩,那好吧。”韩劲点了点头,“请你带路。”

    “好,韩先生这边请。”陈锋说道,随后带韩劲上了车。

    国产红旗车,不过指定不是外面的普通款。

    因为韩劲开惯了豪车,一眼就能看出,这辆汽车的豪奢之处。

    别的都不用说,光说铺设的地毯,一看那光泽及细密程度,就是上等的羊绒地毯。

    上车之后,汽车发动,一点噪音都没有,而且开动起来一点都不颠,堪与英国的劳斯莱斯、宾利、迈巴赫等传统豪车相媲美。

    韩劲一边惊讶的感受着这乘坐的舒适,一边在心里揣度那位老太究竟是什么身份,何以会对自己如此之热情。

    “难道她知道自己现在有数百亿美元的身家?”韩劲疑惑的猜道。

    除了这个原因之外,他真想不出老太找他做什么了。总不可能知道他歌唱得好,把他叫到家里去唱堂会吧?!

    一路坐着车,一路想着,就见到过了,然后就见到朱红色的高墙。

    虽然韩劲见到陈锋“中南海保镖”的军官证时,心里面已经有了底,知道自己要见的是位大人物,不过依然还是忍不住有些激动。

    汽车随后从门前驶过,可以看到门口还有配枪站岗的卫兵,站的笔管条直,分外精神。

    驶入之后,拐了几个弯,车就来到了一座小院前。

    “韩先生,请。”陈锋帮忙打开车门,随后笑着说道。

    韩劲点了点头,下了车,感觉腿有点发软。

    任凭他再有钱也好,来到这权力中心,也忍不住有些心虚。

    “韩先生,请你自己进去好了。”陈锋来到门口,忽然止足不前,转过身来向韩劲说道。

    韩劲一愣,忽然有种林冲带刀误入白虎堂的感觉。

    “这该不会是谁给挖的坑吧?他们看我出手阔绰,所以给我特地挖个坑。等我傻不愣登的进去,然后再从犄角旮旯冲出几个人来,冤枉我盗取国家机密,就地把我给正法咯?那我还不冤枉死了。”韩劲忍不住想道,站在院门外就没敢往里进。

    “韩先生,请呀。”陈锋见他立在那里不动,不禁又笑着催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