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晨晖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劲歌香江 > 第二百零九章 《坏女孩》 上一章 章节目录 第二页

《劲歌香江》 第二百零九章 《坏女孩》

    >

    陈美龄拿奖之后,紧接着便是梅妍芳上台拿奖,而且是凭《赤得诱惑》和《交出我的心》一口气拿了两座奖杯,堪称是今晚颁奖礼收获最丰的歌手。

    压轴拿奖的歌手便是现在香港乐坛风头最劲的歌手谭詠麟,当真是年头红到年尾,颇有上位的姿势,一《迟来的春来》预示着他的春天也即将到来了。

    谭咏麟过后,关正杰和黄露仪一《常在我心间》再度获奖,关正杰由此收获第二座奖杯,仅比梅妍芳少了半座而已。

    十大劲歌金曲奖颁完之后,还有三项大奖,分别是“劲歌金曲季选最受欢迎歌曲奖”,“作曲作词人最受欢迎歌曲奖”与“agb观众抽样调查最受欢迎歌曲奖”。

    评选规则分别是按照观众投票数,专业人士意见,以及agb观众抽样调查所得。

    之前获奖的十位歌手一起上台,随后由何信一一宣布结果。

    其中劲歌金曲季选最受欢迎歌曲奖由关正杰、黄露仪的《常在我心间》获得,关正杰也凭此奖项成为今晚最大赢家。

    作曲作词人最受欢迎歌曲奖,是由谭詠麟《迟来的春天》一歌获得。

    agb观众抽样调查最受欢迎歌曲奖,则由韩劲的《跳舞街》获得,他也收获了两座奖杯,当真是可喜可贺。

    而颁这三座大奖的嘉宾,便是今天现场最德高望重的邵爵士和方艺华了。

    “后生仔,好好努力吧。”邵爵士将奖杯送到韩劲手中说道。

    “谢谢爵士!”韩劲笑了笑道,心中却在疑惑好像邵艺夫对他格外友善似的,其他两项奖杯都由方艺华女士颁,唯有他的奖杯是由邵艺夫颁得,待遇很明显是不一样的嘛。

    ……

    劲歌金曲颁奖典礼结束之后,照例还是去酒楼摆庆功宴。

    华星唱片此次夺得五项大奖,当真是收获颇丰,尤其梅妍芳和韩劲都各拿两项大奖,充分显示出公司后继有人,潜力无限。

    “阿劲,阿梅的新专辑现在正在筹备当中,你可要多多帮衬她一把呀。”陈淑蒶笑着说道。

    “芬姨我知道的,放心吧,同是华星的人,大家都是同门,我会好好做的。”韩劲点了点头道。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陈淑蒶听他这么说,不禁笑着点了点头,“阿梅,你也敬阿劲一杯吧,拜托他多用心写歌。”

    梅妍芳一听也不禁笑了笑,拿起一杯啤酒来,“阿劲,拜托你了!”

    “梅姐太客气了,我怎么敢当呢。”韩劲笑道,“放心,我一定好好帮你写的。”

    梅妍芳见他如此痛快的答应下来,也开心的点了点头。

    她知道韩劲现在今时不同往日,之前再有实力但资历却浅,手上的歌再好也卖不上钱。但是现在他连连获奖备受肯定,资历够了实力又如此出众,马上变成了香港乐坛的抢手货。

    一歌现在卖到一万块,还是有价无市,多少人拿着钱都买不到。所以自己能拿到一歌,当真是十分幸运地一件事。

    “阿劲,今后除了咱们本公司的歌手之外,其他人再向你邀歌就一律挡了吧。”陈淑蒶又笑着叮嘱道,“卖给别家公司最多不过赚几万块,但是留给公司的话却能捧红不少人,至少能赚几十万过百万呢。”

    韩劲听她这么说,也不禁笑了笑。没有谁比他更明白一好歌对歌手意味着什么。只要有一好歌,歌手就能够再度延续艺术生命,赚取数以百万计的钱财。

    就像罗汶,在八五年如果没有《几许风雨》那歌,他就根本不会再焕第二春,在八零年代早期就会被市场逐步淘汰了。但是那歌出来之后,罗汶再度登顶,演艺高峰期起码延长两三年的时间。

    张国容如果没有那《摸nica》,也没有那么容易轻易上位,成为可以和谭詠麟一争长短的歌手。陈佰强如果没有那《一生何求》,也早就在香港乐坛销声匿迹了。

    而在内地像这种靠一歌打遍天下,吃一辈子的歌手就更多了。很多人一生就唱红一歌,靠着一两歌曲四处商演,照样是赚得盆满钵满。但是那些填词作曲的人赚的却还比不上人家歌手的一个零头儿。

    韩劲现在一歌一万块,听上去是不少,比其他音乐人要强的多了。但是这歌所能创造的价值,却是起码百万港币以上。

    欧美、日本的音乐创作人都有版税可以收,这笔钱源源不断,不仅可以养活自己,甚至可以福佑子孙。

    猫王一九七七年就已经去世,但是他的歌却还在流传,每年的版费收入高达五千七百万美元。

    ,如此之高的收益,可以让他们的家庭过得十分富足,没有后顾之忧。

    但是在香港,因为版权保护不到位,创作人的版税收入几乎为零,基本上没有任何后续收益。黄霑一生写歌无数,在九零年代却险些破产。但是唱着他写的歌的那些人,却是一个个赚的盆满钵满。

    所以韩劲才没那么傻,满天下贱卖自己的歌。除了那些值得结交的歌手之外,其他人休想从他手中邀歌。

    当然如果想要自己的收益最大,组建自己的唱片公司也是必要的。到时候把一些歌手挖出来,凭他的手段将他们捧红一点都不难。

  &